【亂作】白鳥王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小女孩。

 


她的哥哥們被壞巫婆變成了天鵝,得靠她默默編織一件件衣裳披在天鵝們身上才能破解魔咒。

去年冬天,不知怎的忽然很想打毛線。

家政課學過基礎,不過也全忘光了,圖書館借些書,上網看著高手的分享,不花一分一毫就又學會了。

事不宜遲,立刻去買了些線材、工具開工,先用文具行買的小釘板來試試,幾十塊的東西,若不成財損也不大。

釘板很簡單連牛小崴都會,很快就不能滿足我,於是又添了鈎針、棒針、輪針,一一來試試自己的斤兩。

很忙啊,我。

可是愈忙愈想要抽空打打毛線,一針一針的,因為專心讓情緒會很平靜。

計劃著給旅遊團每人打成套的帽子和圍巾,隨著出國的日子愈來愈近,任務好像愈顯得無法如期完成。

旅遊團長官說:打圍巾幹嚒呢?我從來也沒用過。

我知道長官不認識冬季戀歌裡的斐勇俊,但總不會連周潤發、劉德華還是費玉清都沒見過吧?

翩翩男子圍著條白圍巾,多迷人啊。

算了,既然不賞臉,那還是專心製作孩子們的先。

好險奶奶從紐西蘭帶了三條可愛的羊毛圍巾回來,當場又省了我一半的事兒,我就只要打出三頂帽子就成了。

可是,我只會打片狀、長條的圍巾,帽子對我還真有點難度。不過既然想了那就做吧,於是翻了書,不斷地嚐試,終於做出點樣子了。

三個孩子頭圍不一,書上的起針數和我利用手上線材打出來的不盡相同,又要減針又要接線,對我都是挑戰。

我又酷愛麻花,硬是要在每頂帽上加上成排的麻花才甘心,麻花不難,但趕時間不熟練又打得天昏地暗的我,常常會漏了交叉,而要花數倍的時間去拆線重來。

打了一頂嬰兒藍給小三,低估他的頭圍尺寸,有點兒小,眼看明年就不能戴。

打了一頂深藍的給牛皮崴,大小剛好正得意,卻發現漏了一組麻花的交叉!整頂都做好了,根本捨不得拆掉重打。

最後趕著打頂嫩粉的給姐姐,在出發當天的中午,都還在打,線不夠,時間也不夠了。

白鳥王子裡的小女孩,被王子帶回皇宮成了皇后,日夜裡不言不語地織著,最後被當成女巫要處決,行刑前她把手上尚未完成的衣裳全抛向前來救援的哥哥們,天空降下大雨澆熄火,魔咒被破除,變回人形的第十一個王子,有條滿是白羽毛的胳臂。

還好,我那來不及完成的毛帽,只是小了點,不致於讓姐姐秃塊長滿白羽毛的頭頂。

 

隨著旅遊結束,回家想想,還是得把這些毛帽給拆了重打才好。這會兒可不急,我有一年的時間,慢慢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