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作】雨天娃娃


雨天,做了一隻娃娃。

 


天雨的日子,上圖書館拎了幾本書回家消磨,一眼就愛上了這個娃。

於是翻出了小孩勞作用剩的不織布、之前串珠還餘的珠子,湊齊了針線開始縫製。

現在得瞇著眼穿針線了,一剪一針一縫,我知道一眼就愛這娃兒的原因了。

 


我記得十幾年前也是這樣微雨的十月,放假的日子,不喜歡撐傘的我也是穿著件連帽大外套,在校園裡晃盪著。

我記得十幾年前,娘織了條白圍巾,好長好暖,每回往脖子一圍就文藝了起來。

耳朵剪太大,眉毛不夠齊,眼珠沒拉緊,嘴巴拆了好幾次,還是做不出想要的感覺。

無所謂,上帝造人都沒個個完美,更何況是我這笨拙的雙手呢。

小崴在旁邊看得興緻盎然,難得靜靜的陪著我做,他問我要給娃娃取什麼名字呢?

好問題,我還沒想到取名字這件事呢。

親生的,總是有感情了,是吧。

我喜歡這娃兒,像魔女宅急便裡的琪琪,一個人勇敢地生活著,偶爾也有雨天的時候,失去能力的時候,但嘴角總是上揚著。

那就叫琪琪吧。

女兒心裡盼著我是做給她的,可嘴上硬是繞了個彎問:她算是妳另一個女兒吧。

我笑了笑。

不給,想都別想,不給妳的。

她是妳。

她是我喜歡的妳。

她是我。

她是我喜歡的我。

等妳找到妳喜歡的樣子,媽再幫妳做一個。

做一個妳喜歡的妳。

 

 

其實…我是個…光頭妹。

學校換了新穎桌連座的白漆鐵桌椅,淘汰了一批舊桌椅,恰恰看見工人在清運,問了能不能給我,一個人奮勇抬回家,從今以後,我有了自己的工作桌。

我喜歡這些木桌椅,幹嘛要換白漆鐵製品啊,一點唸書的感覺都沒了。

各種事件不斷的證明,我是老。人。家。

愛玩娃娃的老。人。家。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