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寶】誰是調皮鬼

前些天牛小崴把吃過的糖果整個黏在他姐姐頭髮上,惹得我又好氣又好笑。


三個孩子中,小三還看不出造反的潛力,晴Y頭算乖巧聽話,牛小崴就明顯皮很多,他姐的書和玩具一向保存的很好,到了他的手中撕破的撕破、缺腿的斷手的比比皆是,總惹得他姐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喊著:「我再也不理小崴了」

A先生當然不肯承認牛小崴的壞是來自於他的遺傳,但我想破了頭也不可能是我的基因,我們三兄妹素來是親戚們有口皆碑的乖寶寶,印象中小時候老哥會特別找愛哭鬼的我下手,以把我整哭為一大樂事,長大後了不起就是把睡的像頭豬的我給死拖活拖地拖下床,這應該也算不上調皮。

我自己則曾經把蛋糕抹在我爸臉上,搞得他當場翻臉,當初覺得他怎麼這麼不懂幽默,但仔細想想實在還是我自己太白目了,怎麼會在太歲爺上動土咧,這不是找死嗎?

至於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我國中那校花級的好朋友,因為人長的太漂亮壓力太大,而她紓解壓力的方法居然是躲在教室頂樓朝樓下的同學吐口水,當她有一天興緻勃勃地邀約我一起上頂樓去製造口水炸彈,我想我的小眼睛從來沒有張到那麼大過,美女連挖鼻孔都很難想像,還朝人家吐口水?

真是我的老天爺啊!

我一向奉公守法人呆膽小,實在沒有勇氣跟她上樓,而且所謂『人美三分情』(我改編的啦,意思是人長的漂亮比較容易被原諒),不要訓導主任看她漂亮原諒了她而把氣全出在我這個小眼妹身上,那不是冤大了嗎?

這二個都跌過了。

長大不知道會不會去學人家做大哥….

可愛的晴Y頭,小時候最喜歡扮豬鼻子逗大家開心。.


能拍到這樣的片段,任何言語都是多餘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