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法】跑道

日出、日落,全世界都是我的跑道。


起始只是想沿著塞納河跑向巴黎鐵塔,在我第三次造訪巴黎的時候。這是一個小小的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的大大心願,就這麼不敢張揚地收進心底封存著一起飛向十月的法國。

法國行安排的第一站是美麗的酒鄉波爾多,我們住在離加隆河邊不遠的地方,二天在這裡走來走去,笑著說出自己想跑塞納河的願望,但沒想到波爾多也有一條河,那不如就由這裡先開始吧。

老爺說:想,就去做吧。

想,可是很怕耶。

人生地不熟的,Google地圖看半天也不知真正跑起來會是什麼路況。橫在前面的是未知的旅程。

荒郊野外的,河邊草堆裡要是跳出個什麼怪人、野狗,輕則受驚重則小命不保,擋在前面的是莫名的恐懼。

烏漆嘛黑的,能跑的時間不是早就是晚,動不動就是2、3度的低溫,要摸黑起床硬生生離開溫暖的被窩,真是自己沒事找罪受。

那個要離開波爾多的早晨,時差中睡不好的我翻下床、穿上運動衣(天真的我帶的是短袖衣褲)、戴上手機和房卡、套上陪了我快一年的鞋,悄悄地出門去了。

來都來了,就跑吧。

其實真正把我從熱被窩裡拉出來的念頭是:如果我今天還找著各種藉口不跑,那麼一個禮拜後我絕對也會找到理由放了自己不去跑塞納河。

我還記得,推開門站在民宿門口時,看著天比我想像中的黑,一台垃圾車正駛進波爾多大鐘門下與我貼身而過。下過雨的街道、石板路上的積水映著黃澄澄的車燈光、駛離。又留給我一片黑暗。

清晨六點,開跑吧。

心裡默記著從民宿到河邊的路也不過七百公尺,該轉彎的目標那麼明顯,回家一定不成問題。如果路上遇著了也在慢跑的人,那肯定可以更放心,代表這路都有人在跑,有野狗、壞人的可能性就少些。

於是我穿過大鐘門、經過水月廣場、閃過亮晶晶的遊輪、來到會升高的大橋(好讓遊艇通過),這段路的前2公里我白天走過,後2公里是第一次經過,總之想著沿著河邊步道跑到這橋折返就對了。4公里來回8公里,差不多是我平常的量。

但到了橋前,我遲疑了。要不要過橋呢?

之前在Google地圖上很用力地看了半天,河右岸橋那邊看來是個工業區,河邊道路不甚明顯,要跑嗎?

也不知是哪來的蠢念頭,想著先跑過去看看吧,苗頭不對就折返原路回去。殊不知頂著寒風跑過了橋,就再也不想費力折返,雖然河邊道路不明顯,但馬路上是有車來往,怕的話就沿著馬路跑好了,最多4公里就到皮耶橋了。那個以拿破崙英文名字母數來挖17個橋孔有二百年歷史的古橋。

沿著河右岸折返,在馬路上跑了一會兒,膽子大了些,就試著往河邊道路闖,加隆河二岸都有開闊的單車行人道,只是河右岸的因著碼頭工程而不連貫,跑著跑著,對向來了單車、又來了二個獨跑的身影,心裡害怕的大石愈來愈輕,熟悉的皮耶橋就在眼前,過橋直行我就完成了法國的第一條跑道~加隆河岸。

第二站隨著TGV法國高速火車來到有著美麗城堡的羅亞爾河流域。特意找了個城堡住宿,這城堡什麼都好,但我畫不出一條可以路跑的路線,因為它並不臨著河邊。

不過,每個成功的女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男人。

老爺說:沒關係,妳想跑我就載妳去河邊跑。

於是,就在要離開羅亞爾河的前一天傍晚,把車停在達文西生前最後居住的小鎮Amboise,沿著河邊往林裡跑。

由Tours到Amboise有段25公里的自行車路線,沿途有很多露營林地,風景非常優美,這是我跑到折返處的池塘。

這是一條不能跨河跑的路線,因為下一座橋遠在25公里外的Tours鎮上,除非你打算跑全馬…,所以我就原線折返,但這麼簡單的路我還是小迷了一下,在地圖上6和2之間的那一小段就是我找不到回河邊的路差點跑到大馬路去….

然後,我們租車奔向聖米歇爾山。清晨,窗外一片金黃,走吧,來奔向日出吧。

只有一條大道直通聖米歇爾山,飯店跑到山腳下約2公里,我沒有查地圖,反正來回跑至少4公里,想跑就跑吧。

看看跑這條路有多爽快!!!(路透社2015年3月20日聖米歇爾山世紀大潮資料照片)

早晨溫度只有2、3度,但跑起來其實是OK的,只有手掌手指整個是冰的,而且心情太亢奮了,能這樣在日出中跑向聖山,那真是跑步人生中最精采的一刻。

我跑到城門下穿繞城門而出折返。

4公里當然不夠我跑,於是沿著堤岸再往前跑。跑到鎮上的陸橋過橋折返。

觀光區河這邊的堤岸,往回看聖米歇爾山。

過這座橋。

河對岸就是零星的農家,還有大片的玉米田。

從這座橋上,用手機可以拍到聖米歇爾山的倒影。

這是我跑起來最沒有心理負擔的一段路,河岸開闊,路線單純,光線充足,精神百倍,完全享受著跑步帶來的那種自信開朗和奔向目標達成夢想的滿足。

心滿意足地進到盧昂,諾曼地的首府,聖女貞德就義之地。這是我們進巴黎前的最後一站,沒想到這裡也有一條河,而且就是塞納河。

盧昂的環境跟波爾多很像,我們住在大教堂旁,不到1公里就可以到達河邊,河二岸都是規劃好的自行車道和步道,很適合跑步。

尖塔頂就是盧昂大教堂。

跑到橋上過橋折返。

由橋上看清晨中未光的盧昂。

跑步的這天周六下午,盧昂有場10公里的路跑賽,我自己提前開跑了。如果以後有人想去盧昂跑,可以再往圖的右下方再多跑一座橋,圖左我折返的過橋處應該已經是能跑的路線的盡頭了,再往左去都是工業區和高速公路了。

終於來到我世界跑道此行想法的起點也是終點~巴黎。

事情沒有我想的簡單,因為巴黎是個大城市,我們並不是住在河邊,那意味著我必須在巴黎市裡跑一段不短的路,不僅跑步的距離會拉長,所需時間也會增加,而且我很有可能會迷路。

但事情也沒有我想的難。

某一天我誤打誤撞走了16公里從飯店出發到回飯店的路程,差不多就是我跑塞納河的路線。該迷的寃枉路大概都在這天已經發生,減少起跑那天會跑不回飯店的可能。(這一段是走奧塞美術館、凱旋門、巴黎鐵塔)

那就…跑吧。

天未亮,跑在河左岸的石板路,跑跑停停的紅綠燈、早起上班上學的匆匆行人,暖暖身,3公里多,我來到法國路標的起始原點~聖母院。

天色漸亮,這種朝向目標而跑的雀躍振奮著我的精神,那一刻我忽然覺得就算還有20公里,我也能跑下去。

於是我沿著塞納河一一細數那些曾經經過的風景。

巴黎古監獄。

再也不美麗的藝術橋。(為了防止戀人上鎖,把鎖全移到二旁這沒關係,但把橋封上紅白板就很醜啊…)

終於沒有什麼人的羅浮宮。

奧塞美術館

這路任誰都能一直跑下去。

然後看見永遠的亞歷山大三世橋和巴黎鐵塔。

我要跑過這座最華美的橋奔向我的巴黎鐵塔

在橋上的每個人都忍不住停下腳步。

我看見日出。在巴黎。在我夢想的跑道上。這世界給我多美好的賀禮,在途中也為我加油打氣。

天亮了,我終於來到巴黎鐵塔下,用我的方式。

這條路線真是太難跑,因為會一直停下來拍照@@

遠方的蒙那帕斯大樓方向是我的歸途。

巴黎最後的14公里。塞納河畔日出之際由聖母院跑向艾菲爾鐵塔,完成了我意料之外5城鎮共46公里的跑河之旅。

本來只想跑巴黎這段。意外地多跑了波爾多、羅亞爾河、聖米歇爾山、盧昂。清晨都只有1、2度,穿著短褲在又黑又冰的寒風中迎向日出,這一定是真愛。

2014年因為每天陪著男孩在球場練球,坐著也是坐著乾脆動一動跑一跑好了,到今年11月我的慢跑生涯就滿一年了。

從1公里得跑10分鐘的龜速開始,3公里、6公里、10公里,慢慢地,可以看著前方的那座橋想:來回8公里,1小時就跑完了。可以看著地圖上路線的數字想:拼一下2個小時應該來得及回來吃早餐。

天黑不怕,天冷無懼,再遠都知道我可以。

從此以後,我用自己的方式畫我的旅行地圖。

旅行對我有了不同的意義。

從今以後,世界就是我的跑道。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