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裙】皇后的復仇


代誌是這樣來的。



四月的某一天,想說包些水餃來屯貨,順便煮鍋酸辣湯給愛喝湯的老爺。

盤算著前置作業時間,湯頭熬了,餡料拌了,正準備開工包水餃時,剛從社團回來的女兒捂著嘴說在學校被油燙傷了。

原來社團活動教孩子們煎蛋,女兒因為已經會煎了,所以由她幫忙教其他女孩兒,沒碰過廚事的女孩兒蛋用丟的垂直進鍋裡,雖只是薄薄的油,但還是濺傷了自己和大寶。

燙傷在嘴唇四周,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只是畢竟在臉上,又怕萬一留疤誤了青春這不是罪過嗎?想了想還是帶她上急診先。

果然如我所料,小傷無妨。我手上隨隨便便一個都比她嚴重,二話不說立刻拉給醫生看,比如右手腕上一個1X5公分的傷疤,就是一手靠在熱鍋上當場燙掉一層皮,歐巴桑粗皮想說刀燙傷乃廚房兵家常事,硬是讓它痛了一個禮拜,等皮長好時,怎麼看都像拿鐮刀割腕的失意婦女。

急診的小醫生被我逗笑了,看了看那道深茶色的疤,也很幽默地回我:「妳這恐怕要掛整型美容科喔。」

醫生啊,我是說我的手不是我的臉好嗎?

總之,兵慌馬亂看個心安回家後已經是七晚八晚了,起了頭的餃子不包也不行,還是動手包吧。

正在包時,老爺回來了,一看手殘的老婆居然動手包餃子,欣喜地湊過來看,看到散落桌面的一疊皮瞬間變臉問:「這皮…買的?」

對啊,你以為我是誰啊,當然嘛買的。

「哎啊,皮才是重點啊,當然要用擀的啊!怎麼會買現成的?」

厚!洗菜切菜備料搞了一天又才拖著三個小孩回到家裡的我,沒好氣頭也不抬冷冷地回了句:「好啊,不要吃啊。」

餓死你!氣死我了,沒良心的傢伙!

你的小孩都知道不准批評食物,尤其是媽媽我、你太座做的菜!

為了報這個仇,今天特地帶小三上市場打算來個皇后復仇記,二話不說到賣麵的舖子要了二斤麵粉,回家練功。

中筋麵粉加水揉成麵糰,先拿個一斤來試試,分次加水300CC,再加一點點鹽和一點點太白粉。

說要揉到三光:手光、盆光、麵光,前二個我都光了,第三個我應該沒做到,但手沒力不管了。

蓋上保鮮膜醒麵20分鐘,人說趁此備餡料。真是奇啊怪哉,我每次洗菜切菜都是一小時起跳,所以我的醒麵時間一放就是六小時。也不知成型了沒,反正就是將大糰分成小糰,再將小糰搓成長條。

再將長條切成一粒粒,把一拉拍扁後再擀成薄圓形,就完成我的皇后復仇記了。

一開始抓不準切成粒的份量,不是大到可以做包子,就是小到像要做燒賣,多試幾個抓到感覺後,玩興就來了,皮愈擀愈薄,擀到後來都不知道是在擀水餃皮還是餛飩皮。

媳婦做久了,水餃也長得像老爺家的樣了。

只有手擀皮才能皮薄得透出內餡的顏色。

同時煮了機器和手擀的餃子給孩子們吃,問他們能否分辨出不同,大公主倒是耳聰目明,猛誇皇后親手擀的皮薄又Q嫩有彈勁,好吃好吃好吃。

皇后的復仇在深夜回家吃宵夜的老爺滿口稱讚中結束。

只是,好孤獨啊。

一個人洗菜、切菜、擀皮、包餡,笨手笨腳的我搞了一整天。

復仇原來是個孤獨而漫長的過程啊。

延伸閱讀:很久很久以前的皇后水餃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