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裙】雅梨瑩之恐怖箱

1216_0.jpg

前些天婆婆料理食物的興緻來了,買了些蝦、冬瓜和麵粉,準備包餃子吃。



我當然立刻自告奮勇料理蝦子,一尾尾的活蝦要掐頭去蝦泥兼剥殼,一開始還OK只覺得蝦鬚刺手,但隨著摘掉蝦頭時混流出來的藍紅色血液開始讓我腳底發冷頭皮發麻,滿手腥膩的我的恐懼在處理第五隻蝦時達到高峰。

還記得二年前公司安排了一個戰鬥營之類的活動,玩了很多有的沒的救國團遊戲,其中有一堆什麼攀岩、高空縄索等折磨人的體能訓練,一開始我很服從地乖乖爬電線桿,邊爬後我愈想愈不對勁,年紀已經一大把了幹嘛還來自己嚇自己呢?我所有恐懼也在一樓半的高度時達到高峰,我就像隻無尾熊全身環抱著電線桿,然後大叫著:「我不要爬了,我要下來,誰能把我弄下來…」,所有的訓練師都很熱情的鼓勵我往上爬,但天知道我能爬完全程實在是因為他們最後跟我撂了一句狠話:

「妳只有先爬上去才下得來啦!不然妳就要自己爬下來…」

我命好到做了三個孩子的媽後還沒自己熬過大骨頭湯,都是婆婆媽媽在幫我張羅,小時候我還會好奇地蹲在後院看膽小的娘一手抓住雞脖子,一手拿著刀,口裡邊唸著早日投胎之類的詞,比起我娘當初還得制服一隻狂叫亂舞的雞的經歷,這些不會吭聲的蝦兵又算什麼,所以我在剥第八隻蝦時打消了吃素的念頭。

也是前些年全家至峇里島過年,在金巴蘭的海邊露天餐廳,我們帶著愛麗兒看著水產箱的螃蟹告訴她這就是卡通小美人魚裡的管家塞巴斯丁,飽餐之後大夥兒吹著海風喝著果汁欣賞美景之餘,愛麗兒忽然滿臉疑惑跑回來問我們:塞巴斯丁怎麼不見了?我很老實的告訴她塞巴斯丁已經到我們的肚子裡後,她當場就大哭了起來猛說:「我不要,我不要…」

如果廚房是我通往雅梨瑩的唯一道路,這些雞頭鴨腳都是必要之惡吧,在吃這方面老爺(再二年就會稱他老頭子了)覺得我是天底下最難搞的人,這個不吃那個不吃,比如雞我只吃雞腿雞胸,其他一概敬謝不敏,什麼牛蛙,小鳥更是連看都不敢看,可是我覺得我已經為了他很勇敢了,自從嫁過來了後,我起碼還多吃了婆婆做的魚和豬腳皮,這些是以前打死也不碰的。

所以好吧,有些事情眼睛一閉就過了,親愛的婆婆,教我怎麼剁吧。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