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裙】雅梨瑩之長路漫漫

我開始認真面對煮飯這件事,是在光輝的十月。

這個月份不僅僅是中華民國的生日,也是我正式宣告退出職場的開始,人有時候就是這樣,逼到了絕境,啥子都不會也得上戰場,而我手邊能拿的不是機槍而是鍋鏟。

有能幹的婆婆就會有我這種進不了廚房的笨媳婦,婆婆三二下就能搞出一桌子飯菜,還記得過年時原本想讓她喘口氣訂個外送年菜來吃吃,我上網比較了各家五星級飯店的年菜菜單,讓老公拿著給她過目,只見她抬起蓮花指順著菜單東指西指:「這個簡單、這個也不難、這個買條魚就好…」聽的我瞠目結舌的,立刻乖乖立正站好。

這樣就知道我婆婆有多厲害了吧。

其實我著實也受了不少刺激,比如每回到老公同學家聚會時,人家都是老婆煮出滿桌子飯菜,而我們家居然都是婆婆在幫我辦桌,連我老公都曾自己搞出一桌請客菜…,雖然說出嘴是幸福滿分,但又何嘗不無小小遺憾。

遺憾…真的只是小小的,萬一煮的難看難吃,遺憾肯定更大,這點我倒是心知肚明的。

那天又見著了別人家賢慧的老婆辦了滿桌菜請客,心中也起了東施效顰的念頭,於是趁著婆婆不在家的空檔,悄悄地帶著牛小崴上市場買了材料,煮了鍋牛肉麵想給婆婆和老公一個驚喜。

婆婆回家後問清楚我在爐子上燒什麼,她掀鍋後撂了一句:「媳婦啊,妳是一顆田螺要煮九碗湯喔…」

原來她這個笨媳婦搞不清楚斤兩,我以為一斤已經很多了,下鍋煮起來卻少的可以,只看到滿鍋的紅蘿蔔,卻找不到幾塊牛肉…

看來,我的料理之路恐怕還長的很…

《就是這鍋『一顆田螺』….》

《還好紅蘿蔔夠多,擺起來不會太難看。》

《咖哩是我的入門作,但被老爺嫌的半死,說沒人把材料切那麼大塊的啦。》

《這一盤雖然不見得爽口,但應該夠格給愛麗兒帶便當了。》

《好吃好吃,娘做的什麼都好吃。》

《老天保祐,等我能上桌吃時,娘您可千萬要鍛鍊好功夫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