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裙】雅梨瑩面有菜菜色

cooking_9.jpg

我想沒有人因為煮菜失敗去自殺的吧,只要想到新聞台可能會出現以「某婦女因為不擅下廚心情抑鬱而…」的跑馬燈,畫面再配上老爺那張『我又給他找麻煩』的芭樂臉,我就打消了去自殺的念頭了。


會做菜的人永遠都不曉得我們這種人的痛苦

舉個例來講,到底什麼菜爆香要用葱、蒜還是薑,像這樣的問題始終困擾我,但會做菜的人恐怕壓根兒都沒想過這個問題,就像騎腳踏車一樣,多數人二隻腳一踩上踏板就學會了,但有人就是會一直連人帶車摔個狗吃屎。

上個星期開始起油鍋了,其實根本沒人在家吃飯,老爺忙得連宵夜都不用幫他準備,女兒學校的下午點心硬要算晚餐也可以,下廚純粹是為了滿足我做雅梨瑩的幻想,火是人類文化的重要關鍵,猴子要進化成人類,水果吃膩了就先來炒個菜吧,把小三搞睡,趁著二隻大的在客廳自個玩時,穿上結婚時買但從未使用過的圍裙,開張囉。
 
光只是把四季豆炒熟好像沒什麼了不起,木耳也放很久了一起解決吧,想說量不多就拿了把平底鍋炒,那些教人家下廚的節目我看都是假的,什麼油熱了就不會噴,鬼的咧,菜含水份一碰油還不是猛噴,我左手抓葱右手抓鍋蓋擋著,葱一丟人就倒退三步遠隨便它去噴,沒想到因為鍋子淺,爐火居然往上燒到鍋子裡,我當場看傻眼,難不成我一下廚就把廚房給燒了嗎?觀察一下發現沒有立即生命危險,好吧你愛燒就讓你燒吧,我就站在三步之遙看著那火舌張牙舞爪了幾分鐘,直到它把葱都燒焦了。


 


沒關係炒失敗,還有炸,廚藝是如此寬廣又何須執著一項呢?

翻了櫥子裡找出了一包油炸粉,看了產品說明:「適合各種油炸類…尤其以炸年糕最能突顯本產品的特殊。」

白紙黑字的總不會錯了吧,找了顆蛋加粉…太稠…加水….太稀…再加粉…,調出了漂亮的蛋黃色液,開始切年糕準備裹粉下去炸,只是用筷子裹沒二塊我的手指就快扭在一起,虧我人長的這麼壯卻手無縛雞之力,索性用手直接一塊塊沾再一塊塊丟,看著油鍋裡金黃的年糕心想應該還可以吧…,結果真如產品說明:真是「特殊」啊,真是特別的難吃啊,老爺說應該要用麵粉炸,只有我這種白痴才會信產品說明…


 


年糕連我都嫌難吃也就不逼小孩吃了,但菜除了燒焦的葱外,四季豆總要賞個臉吧,於是拿了根豆子餵牛小崴,沒想到他嚼了二下吐了出來並努力擠出了:「媽媽這個不好吃」這句話,我的晴Y頭則採科學辦案,吃了一口後說:「嗯,妳少了一個步驟,沒放鹽巴啦。」
 

【小孩真神奇,說睡就睡而且姿勢千奇百怪…..】


【左邊我婆婆,右邊我媽媽,她們二個只要看到我拿菜刀都會抓狂。】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