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光陰啊

最近小Ariel恐懼於上學一途,朋友打趣說:沒想到大方如她也有今日。


我的愛麗兒怎麼了?因為她不再只是家裡唯一的小孩了,六月中我生下了小崴,她雖對他疼愛有加,但心裡著實是恐慌的,總覺得大人們全都把時間給了弟弟,大人們總嫌她煩要送她去學校,她很不願意每天和家人們相聚的時間少於弟弟, 所以想盡各種方法不想去上學。

我看著一個這麼小的五歲女娃兒跟每一個大人談判(她稱之為討論)。爸爸不准就找媽媽,媽媽不准就找奶奶,今天都碰壁了明天再來一回,她一點兒都沒放棄不去學校的念頭,她這麼的無權無力,就算我們用拎的也能把她拎到學校去,可是她死都不放棄。

雖然我也很氣她,怎麼好說歹說都不聽,怎麼她始終都不了解她是我最愛的寶貝,我永遠都不會因為小崴而少愛她一點點,可想著她這些天的奔走與面對心裡的害怕,我也忍不住心疼了起來…

人怎麼能抵抗時間呢?人怎麼能拒絕長大呢?我親愛的小女兒。

我愈來愈覺得自己是個老太婆,我不能再留著少女時的衣服還認為自己能穿,味道已經走樣了;我不能再隨心所欲想離開就離開,起碼我得先為小崴儲好足夠的奶水;愛麗兒也是一樣的吧!

學會走路後,她再也不能賴著爸爸抱;有了弟弟後,爸媽就不再是她獨佔;她小小的身體怎麼能抵抗長大呢?

面對她的長大,我其實是感傷的,天真的我並不願意去面對自己的老去、父母的老去,而她一天一天地長大,就是我們老去的指針。我開始常常在想過去我的成長過程,當我還依賴著我的父母時的一點一滴,那樣的時光彷彿仍是昨日,可我現在也走到了我父母的年紀了。

親愛的愛麗兒妳每天都會長大、長高的,隨著妳的長大, 妳和爸爸媽媽的相處方式也會不一樣,我還記得我上小學的第一天是那麼的盛重,穿著大一號的白衣黑裙,媽媽牽著我小小的手走到學校,我們家的孩子從來不胡鬧,也沒有胡鬧的權利。我個頭很小坐在第一排,看著媽媽站在窗外,我也是要再三回頭看著她才安心,她那麼靦腆地在窗外看著我然後悄悄離去,但我其實是很勇敢很興奮地打算要一個人面對即將開始的小學生活,對我而言嶄新的書本、新鮮的面孔都是有很多樂趣的。我是那麼頭也不回地迎向前去,直到現在回頭卻遠了距離…再也回不去了…

我與母親之間再也填不下什麼,只能回憶而不能一起往前走了…

親愛的愛麗兒,妳是幸福的,身為妳母親的我從沒有隱藏對妳的情感,盡情地抱你擁吻妳,把對妳們姐弟們的愛化為文字讓你們長大時能做為紀念,我知道如果我能陪妳們一起長大我可能也痴呆的不見得能再鉅細糜遺的描述現在的美好時光。

親愛的愛麗兒,妳一定會長大的,妳再也不能耍賴要躺回嬰兒搖籃裡了,縱然媽咪想讓妳再回味一下只怕搖籃也承受不了妳的重量…

很多時候

我們只能往前走了…..

~2003.09.12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