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存在

因為Ariel,我相信小王子真的存在。

在我18歲的時候,我每每讀著聖修伯里的「小王子」時,總是為著那樣單純的憂傷而著迷,那樣要每天看著四十四次日落的孤單心情;那樣專心於一朵被寵壞玫瑰的愛戀心情;或多或少都還能體會與想像,唯讀對於在蟒蛇中的大象那樣的圖畫及在盒中的綿羊那樣的描繪,是怎樣都不能理解的。

也許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無論如何都無法看出蟒蛇的肚子裡其實藏著什麼玩意兒,那樣無法回復純真與想像的遺憾,終於在多年後得到解答。

我有一個叫做Ariel的小公主,現在還不到三歲,從小她就展露語言的天份,四個月大會發「爸爸」的音,八個月大會叫「媽媽」, 一歲時開始會唱整首兒歌,一歲三個月會唱近四十首兒歌;但是對於畫圖及顏色部份卻發展較遲;她不像其他的小朋友一樣會拿筆大膽地塗寫,她總是要大人畫給她看,我並不想讓大人既定的構圖模式及具象描繪影響她的想像力,所以總是不厭其煩地鼓勵她自己畫,並且為她準備了一本大本子,記錄她的每一筆劃,雖然線條總是那樣的零碎不完整,但每次她畫畫的時候,她總是會告訴我她在畫什麼,因為一個二歲半小孩的畫畫是不會有人看得懂的,所以當初我也只是一時興起,把她的話忠實地記錄在她的圖畫旁邊,只是想為她留下成長紀錄。

那本大本子很快就畫完了,畫滿了之後一直放在書櫃一旁,很久都沒有翻過,她的成長是如此的快速,她每天精力充沛地不斷吸收來自四周的資訊及刺激,我們幾乎沒有時間回頭,或者停下腳步看看她成長的途徑。

昨晚,她忽然拿起了那本大本子,想要找出空白的地方再畫畫,她快速地翻著,忽然指著某一頁凌亂糾擠的線條處告訴我:「聖誕老公公拿棍子打人」。我在旁邊看著報紙只是隨意應合著,不經意看見半年前我在那線條處旁的註解居然與她現在的口述一模一樣!

她還不識字,想當然爾她並不是看著我的旁註唸出,那本本子畫滿了即擱置就沒有再被翻閱過,即使當初她有心要畫一個那樣的故事,未成熟的肌肉與筆觸也無法表達那故事的萬分之一,我相信對所有的「大人」而言,那只是亂畫一通,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能讓她自那糾纏的線條中看出那樣的故事? 忽然間,我好像全明白了,我彷彿看到小王子就坐在Ariel旁邊,他們二個邊翻著Ariel的大本子,邊指著說:「這是麋鹿在唱歌,這是大樹…」專心陪孩子長大,他們教給我們的,有時候比我們給他們的還要多。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