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愛的冰棒

孩子們上學去了,茶几上還留著餅乾。

小崴帶回家的,昨天班上發餅乾,他跟老師多拿了些回家給姐姐和弟弟。

那天幼稚園接小三時也是。

老師說:這孩子真可愛,每次發點心都會問說能不能多給他二份,他要帶回家給哥哥姐姐吃。

我和老師同時看著那正用雙手細細護著圍兜裡點心的小三,他的心意都兜在那裡了。

我笑著對老師說:他哥哥也是啊,每次也都會算上姐姐弟弟的份,我們家裡人多,有時候他會一路算著說要給奶奶、姑姑、爸爸…,搞到後來,幾乎學校活動有餘的,人家都叫我打包…

不只哥哥,最開始的是姐姐。

還記得以前這二隻小牛兒在家裡時,最期待姐姐放學回家的時刻了。

每次聽到姐姐說:我回來了!看姐姐今天帶什麼回來給你們啊?

二隻牛兒就會衝上去,哇哇著謝謝姐姐,邊吃邊聽著姐姐說這些小點心是怎麼來的,是哪個同學送的。

二隻牛兒一句一句好奇的問著,姐姐一句一句耐心地回答著,二隻牛兒彷彿就跟著姐姐一起在學校裡唱著歌拍著手一起領小點心。

哥哥上學後,也有自己的同學、自己的活動,他開始也可以在回家的那一刻,大聲地喊著:我回來了!看哥哥帶什麼回來給你吃啊?

有兄弟姐妹的樂趣,應該就是在這裡吧。

最近弄三個小孩上學,你一言我一句的,小孩又愛鬥嘴,好好說了幾次不聽,我不是變成嘮叨鬼就是大聲婆。

牛皮崴說:小軒媽媽有四個小孩咧!妳才三個小孩就這麼累!

是啊是啊,我才三個是吧,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送走了他們,買好了菜,曬好了衣,收拾收拾著就看到了小餅乾,又引了我開機寫寫。

不可能總是乖著的,是吧,皮的時候想想他們乖的時候多可愛,心情比較快好。

兄弟姐妹就是這樣吧,桌底下腳踢手捏的,又要結盟約好半夜起床偷玩的時間。

我要把這篇送給姐姐。

小一她去新竹戶外教學,回家時興沖沖地說:奶奶,我帶了一枝冰棒要給妳吃…

她從書包裡拎出了一袋早已化成糖水的塑袋,心情立刻跌入深淵,難過地大哭起來。

我和奶奶又感動又好笑,一個趕忙抱住她,一個趕忙清理書包。

可愛的大寶貝,冰會融化,妳的愛不會。

妳看,我都還記得。

這麼久了,想起來還是會笑呢。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