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愛與鐵

姐電話中提到愛的教育,我說:「現在我服膺的是鐵的紀律。」

無獨有偶孩子的爹也寄了一封主旨『孩子的心我懂』的郵件給我,我回說裡面有些情節我完全不能接受,比如有一段是:

小孩帶玩具到廚房玩,媽媽對小孩說:「你喜歡跟媽媽在一起對嗎?你喜歡媽媽在哪裡你就去哪裡玩。」然後小孩就會自己收玩具到客廳去玩了。

這小孩是住在哪個星球的?

天底下怎會有這麼好的事?

每一次我都是從一個圍著圍裙和顏悅色慈眉善目的好媽媽,屨勸不聽後成揚眉一變抄起掃把怒髮衝冠的老巫婆。

我細細推究過,當我只有一個小孩時,愛的教育是很容易做到的事,因為我有全部的時間去對付她,而且也因為家中只有她一個小孩,沒有什麼事情是大人會與她爭的,既然沒有戰爭怎麼會有殺戮呢?

所以我們就這樣父慈母愛地過了五年。

直到第二個小孩長大會爬動後,這祥和的榮景就漸漸不再,別說我開始橫眉豎目,就連愛麗兒這個小天使也變成惡魔,明明就是舉世無敵的小甜心卻會開始故意唱反調或耍調皮惹罵以引起注意。

二個孩子年齡差距太大其實挺委屈大的那一個,因為大的那個會說人話,當與小的那個溝通無效後,累翻氣壞的我只想快點恢復安靜,所以轉而要求老大退讓,她似懂非懂的滿肚心酸全化成對老二的怨氣,常常希望她奶奶能把老二帶走,能有多遠就多遠,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老二縱橫天下沒多久後,居然冒出個小王子弟弟,,他一出生就取得年齡最小必讓保護傘,兄姐相爭任一個都想拉攏他這個第三勢力,他又動不動就對人說我愛死你了;這小王子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暴力粗魯沒學問的小霸王怎敵得過白面書生斯文樣的小可愛?

隨著小可愛愈長愈大,紛爭也愈來愈多,為娘的好說沒人理,歹說沒人聽,動手也沒人怕,被煩得要死的我,每看狀無可解時,就丟下一句:你們自己去解決吧。而我心中其實是想吶喊:

「打吧!打吧!打不死的那個就留下來做我的小孩吧!」

記憶中我父母親從不曾打過我,我也應該沒有動手打過兄姐,這三個人見人愛的寶貝怎麼會這麼難管教?

我也曾是愛的教育奉行者,日復一日的攔鞭教誨,只是更鍛鍊了小惡魔們與我口舌對戰的功力,直到我也有還不了口的那一天。

每晚臨睡前,我都要懊悔今天又發了幾頓脾氣、動了幾次手,暗暗立下再也不動手的誓言,可隔天又要再來一回,愛的教育真是知易行難啊!

所以雖然三個寶貝在家裡很熱鬧,但我常常懷念只有大寶一個寶貝的時光,專心一意的愛一個人簡單多了。

不過話說回來,每當牛皮崴不在家,氣氛和諧而安靜起來時,我反而很想念那個跳跳豆在家裡上上下下跳個不停的欠揍樣。

只能期待他們成熟點吧,可又捨不得他們快快長大。

在冷到字母都凍僵的寒夜裡,雙手懷裹著小不隆咚的小三躲在被窩裡,貼著他輕閉的雙眼、微細的睫毛、柔嫩的臉頰。

啊!那真是天堂。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