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替手

今天後座的心情挺放鬆的。
我並不喜歡擔當路駕教練的角色,管不住嘴巴忍不住緊張。
其實開車這件事,就是把車開出去就是了。
大學就拿到駕照的我,沒有什麼開車的機會,家裡本來就沒有汽車,留在台北工作結婚後也都是老爺接送,空有一張駕照但根本沒上過幾次路。
我印象很深應該是1998年的3、4月,老爺出國開會幾天,我說那就你載我去機場,然後我開車去找我媽。
我從中正機場接手後,開心的像是揹好水壼收好鑰匙要自己出門遠足的小朋友,一路雀躍不已。
這一路,候機室的老爺和待在南投家中的老媽,忐忑難安。
當年沒有導航,沒有二高直達南投,下了中山高速公路轉往南投的路我並沒有十足把握,好險當年已經有行動電話,可以打電話問老哥路,順便讓老媽知道我已完成大半路程就快到了。
老爺就得揪著心久些,他得等飛機落地後收我報平安的簡訊才能放下半顆心。
那還有半顆呢? 還得等我回到台北才算數。
出門玩耍幾天終於要回家的小朋友,車裡有媽媽準備了好幾包我愛吃的食物,還有我哥。
老媽本來要老哥開車載我回台北,後來妥協成老哥陪我開車回台北。
坐在副駕的老哥一臉悠哉說好,他說陪著我回台北,他到處逛逛後,隔天他再搭客運回南投。。
我倆都知道
不答應老媽 這幾個小時 她會坐立難安。
1998那一年,我都是個要當媽的人了,老媽還是放心不下。
今天後座的我挺放心的。
開車去接奶奶,倆姐弟說好,一人開去一人開回,姐弟倆都坐前座,老媽我請坐後座看著就好。
倆人互相看照的挺好的,合作無間。
平安到達目的地 是最重要的事。
母訓在此 請謹記于心。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