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真實的自己(下)


好久不見。


十幾年前,大家都搶著當新好男人,十幾年後,大家都懷念心中的那個小男孩。

男人都喜歡開快車吧,我還記得當時十年前老公載著我到無人的路段時,會把油門踩到底等著看車速指標衝過140、160…那整個眼睛就是發亮。

當然他很快就發現我在旁座全身僵硬臉色慘白無法言語,車速就緩緩的慢了下來。

他從一個冒險踰矩的男孩立刻變回了體貼愛妻的男人。


只要一點點就好。
 

女人很容易變回女孩,裙子短一點,鞋子花一點,剪個瀏海,背個書包,撒個嬌耍點兒小脾氣,不太難的。
 

男人就不容易了,任性衝動都是不成熟兼幼稚,跟老媽媽撒嬌好像也挺為難的。

這樣的類比有點膚淺,真實的自己不等於孩童期的我,但約莫是那個意思,就是最最赤祼的自己是無須武裝無謂禮教,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飛就飛的自由的我。

 


在工作與家庭之外。

留一點點的我給自己,就好。

 

也許是根菸,也許是杯紅酒,也許是一段散步。

 

台灣的車很可愛,從來就不只是交通工具,還代表了很多符號意義,車子不只是強調性能速度,還充滿了時代文化的演變,從經濟型的房車,到個性化的小車,連三代同堂的親子空間也能說得頭頭是道

而現在又回到了一個人的自我意識。


許多廣告都在訴求找自己,女人的天空,男人的車,當場
yam天空的廣告就遜掉了。

這支廣告執行的相當好,量身打造的廣告歌曲,和詮釋入味的男主角都增加了廣告訊息傳遞的精準度。

我喜歡那個帶著酒窩的笑容,我喜歡那個以手撫風的釋放。

沒有不滿意,沒有要逃離,只是偶爾很想念那個無憂無慮時的自己。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