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誠實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

最近有個邱小妹的人球醫療事件鬧的沸沸揚揚的,看在我們這種幾度與醫院打交道的人眼中格外感同身受。


但這事的核心是醫療系統的問題,是全台灣醫護從業人員的問題,甚至是全台灣人民公民與道德的教育問題,而不單單只是那二個醫生而已,更不該針對護士長或急診室主任只因為他們沒有多做些什麼,由制度面來看他們沒有錯,電話沒有少打,程序沒有失誤,但從人心面來看,他們也不過是少了靈巧及應變能力,一個人不聰明不會彈性處理事情有錯嗎?全台灣不要講醫護人員,我相信各公家機關甚至第一線的社服警政人員都是一樣的死板不機靈,厲害伶俐的人早都從商從政去賺大錢了,哪會去做這些領死薪水又沒成就感的工作呢?

更何況邱小妹他爸在打她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她90%的命運了,我主觀地認為如果仁愛當初把她留下來開刀她一樣腦死,這樣大家是不是就不會怪仁愛而會把焦點火力集中到家暴上呢? 仁愛會不會很懊悔當初應該隨便亂開一刀也好,反正發生在開刀房的事永遠是黑洞人是自己死的還是被醫死的,真相從來也無從查起。

而這一切壞就壞在林醫師説謊,他説了一個謊,讓焦點從此失焦再也拉不回問題的核心,讓原本想幫他說話的人都沈默了... 

前一陣子Areil在學校發生了小狀況,但因為她是大班對方是幼幼班,所以老師直覺認為是Ariel的的錯,她爸也認為她的嫌疑比較大;一開始老師跟我陳述的態度也誤導我讓我認為是我家Ariel的錯,但後來我找女兒了解事情經過時才發現天啊老師居然只片面告誡Ariel,並沒有”隔離偵訊”二名小孩以還原事實真相,因為她們從頭到尾就沒懷疑過是幼幼班的小孩,而我為了怕冤枉對方再加上週遭的人都傾向懷疑Ariel,所以我對Ariel採取了極為嚴格的拷問,搞的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還好她提的出人證,在我跟證人一一訊問後立即氣呼呼地找老師翻案,老師們心一驚找了幼幼班的當事人來問,他一口就承認了(愈小的小孩根本不會說謊,從來就沒人問他,他也不知大人們找Ariel問這件事),大家才知道冤枉我女兒了。

這事加上邱小妹事件讓我對女兒順勢來個機會教育,我問Ariel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是什麼?

Ariel說:要學會用腳用力踢壞人。

我說:不對,是要誠實。

女兒滿臉不解,我說:你看只要你誠實,當大家都不相信你的時候,媽媽可以一個一個去問證明你沒有說謊,犯了錯要誠實面對下次不要再犯就好,可是你只要說過一次謊以後就再也沒人會相信你,就算你說實話也沒人會相信你,搞不好還會失去性命像放羊的孩子一樣,那不是很冤枉嗎?沒人相信你說的話的感覺很不好吧?所以誠實才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

小小Ariel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對自己這番道理頗為折服,所以我也要在這裡向我親愛的老公坦誠:我去年底不知得了什麼失心瘋,瘋狂的瘋名牌(請用台語),託了Sandy幫我買了burberry的包包大小各一,還買了一個Coach的牛皮大揹包來配你送我的那個Coach皮夾…不過你放心,這幾個款式都很經典,保證萬年不敗,我都想好了以後還可以留給Ariel用...

老公你昏倒了嗎...會原諒誠實的我吧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