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過多

060219_0.jpg

愛麗兒在放寒假前的最後一個上學日帶了張獎狀回家。



幼稚園時她好像也陸續拿了幾張心算或英文檢定之類的,但我一直覺得那都是些騙家長錢的玩意兒所以當時只是略施微笑地敷衍她,獎狀也不知被我收到哪兒去。

那天我在校門口當菲傭等她時,先她一步出來的同學們已經衝向我喊:「晴晴媽媽,晴晴是第一名喔…」說不驕傲是騙人的,但門口那麼多家長,我藏住得意的神色邊向其他直向我恭喜的家長們說:「哎啊,才小一這沒什麼啦…」。

同學們應該都還記得小時候很流行把獎狀貼滿客廳整面牆,代表這戶人家的小孩很棒很會唸書將來一定很有出息;我也拿了不少獎狀,無奈我故作清高,老是要裝作一點都不稀罕的樣子,升國中時還嫌獎狀太多,特意把一些平常月考得的獎狀給燒了,只留下一些屬於年度榮譽的獎狀,哪知道,年紀愈大成績愈差,現在當然是悔恨在心。

我還記得我拿到第一張獎狀時,爸爸照例騎著鈴木二行程來接我和哥哥,我開心地揚在手上遞給爸爸看,給果一個不小心就被風吹落到門口的大排水溝裡,我急的快哭出來了,爸爸趕緊抄起棍子把它撈上來,就這樣我人生第一個肯定在我的記憶裡始終是伴著臭水溝的味道。
有一就有二,開竅後考好成績就變成很簡單的事,考100分不稀奇,是全班第一個交卷的才叫做厲害,還記得有回同學的媽媽見著我說:「妳就是那個每次考第一名的XXX喔?人看起來呆呆的,看不出來這麼聰明呢!」當場我也只能回報她一個呆呆的傻笑。

那個年代,一班五六十人,競爭比現在激烈吧,班上難得有人可以學鋼琴,我們連補習的錢都沒有;愛看書的我看完了自己的書還不夠,就把哥哥姐姐的課本拿來當課外讀物看;而現在,一個班上大概每個小孩都會學一樣以上的才藝,這些死小孩還愛上不上的,時代真的是不同了。

回家的路上,愛麗兒很開心的跟我說,她也沒想到自己會是第一名,老師一張一張發獎狀,最後叫到她的名字,她很高興…,我問:「那所以前三名都有獎狀囉?」她說::「不對,是前十名,有二個人同名次,總共是十一個人都有獎狀。」

她們班共三十二個人,所以三分之一的小朋友都得到獎狀。
所以現在知道我「過多」的意思了嗎?我不是見不得大家一起好,而是難怪現在小孩子沒有挫折容忍力,如果所謂的榮譽(不只是成績上的)變成一種大放送,那還有什麼努力的意義?還有什麼奮鬥的指標?

所以我才會一直覺得各式檢定都是騙錢的玩意,大家都怕給小孩子壓力,那就來檢定,不分排名人人都有一個名目、級數可以得到依歸;小孩子不會有壓力,給壓力的是大人,大人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小孩子的競賽,大人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面對小孩子的失敗,這才是重點。

競爭沒有什麼不好,否則各項體育活動為什麼會令全球瘋狂,光明正大的競爭就是運動家的精神,從來只會拿運動版去包油條的我,最近深深被二個例子感動著,一個是林義傑,一個是關穎珊。

前者得到了世界冠軍,說實話我認為他的榮耀只屬於他自己,這個中華民國政府與他的榮耀一點干係都沒有。後者正式退出冬季奧運,承認自己與奧運金牌終生絕緣。

這二個華人子民,都有著我渴望自己小孩能學會的特質,一個是不畏環境在身心上都有著驚人毅力,另一個在盡力之後放手,承認失敗並面對它。

如果大家都要營造全民共樂的假象,從小、從小地方還不練習面對失敗,面對挑戰,那擁有這些可貴特質的台灣子民將愈來愈少。
而且大家動不動都去燒炭了。

P.S.(1)這篇好像有點前言不對後文…,白話一點就是:搞什麼嘛!獎狀這樣隨便給啊?就好像明明業務考績你是唯一的第一,但年終獎金卻也沒比別人多拿一毛,總經理頒給你匾額和別人都一樣是『卓越貢獻』四個字。這樣懂了吧!

(2)愛麗兒得到第一名,我還是很高興,雖然這真的是沒什麼,看看我現在是什麼德性,小時候得第一名也不能保證什麼。

(3)真的不要隨便去燒炭,人生沒有什麼過不了的關卡,像宋先生那麼時運不濟,像璩小姐那麼顏面不堪,嘆口氣哭一哭就過去了,世界上要比慘真的比不完,千萬不要隨便想不開,更千萬不要帶著一家大小一起想不開…。

 

《愛麗兒的運動神經完全像我總是跌倒,所以我很努力在培養她對運動的喜好。》

 

《02年愛麗兒去參加YOYOTV的比賽輸了,她哭很久呢!不過能跟香蕉蘋果照相,應該是很多小朋友的夢想吧!》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