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黑手

「我揪愛看我阿爸修東西。」

 14bb30939bdbcb


我拿著相機,笑著對修車的老闆講。
下午腳踏車的剎車線斷了,龍頭也歪了,牽去找車店的老闆修理。
路口第一家的老闆看著我的車,連手都沒摸車就說:「妳這不能修啦!車這麼舊了,換一台吧。」
我知道這車舊,可是婆婆很喜歡這車啊。再往下一家店問去。
喊了店後頭的老闆,問他:可以幫忙恢愎原狀嗎?這車婆婆騎慣了,能不能幫個忙。
老闆看了看說:可以啊,換支龍頭就好了。
報了價後,就從木箱子裡拿傢伙動工。
看他上油、鬆螺絲、敲龍頭,鎖上了轉一轉,覺得不對,又整個把車輪卸下,重新再調整。
我忍不住對他說:阿伯,你借我拍一下好嗎?就這樣,手要修東西的樣子喔。
阿伯笑著說:可以啊。
還把輪子轉得飛快,問我,是不是這樣。
是啊。是這樣。
我阿爸就是這麼認真的在修東西,這麼仔細,一點都不偷工減料,混水摸魚,欺生唬人。
我忍不住蹲在地上看他修。就好像小時候在看我阿爸修東西呢。
老爸有個地下室,裡面有一堆的傢伙,大小電器、電燈、有的沒的,壞了、故障了、不能動了,送到他的地下室去,就可以重新活過來。
他的神奇手指,不只是種花種菜,這些雜工也是他的強項。
東西壞了,修一修還能用啊,不能用也能變個花樣,幹嘛一定要丟呢。
更別說這些動不動就叫人家換一台的商家了,連修都懶得修。
愈來愈喜歡手作不是沒道理的,媽媽以前總拿做衣服的餘料,幫我裁製樸白的襯衣。
無袖的、雪白的、連身短裙,在沒有冷氣的夏日裡清涼著。
我想要感受那樣屬於母親的滿足。

可是….我這麼忙,到底要民國幾年才可以開始打毛衣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