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點滴愛玉冰

今天早上迷迷糊糊坐公車上班時,有對母女和我同站上車,過沒二站她們問司機這台車不是往二重的方向嗎?司機回答:喔!你們要到對面搭車!開了車門她們連謝都沒謝,也沒投錢就下車了,這一幕好熟悉,我這會兒可是全醒了。


求學的階段在母親望女成鳯的期待下,我始終是越區就讀的公車小公主,每趟往返要轉二台車,車程在一個小時以上,高雄的公車又超難等,青春的時光就在烈日下的公車站度過。

那是一個補完習的周末午後,酷熱的天氣讓我昏沈沈地只想趕快回家睡覺,從補習班走到公車站牌時,遠遠看到回家的12路公車已停在站牌處,立刻拔腿往前衝,好不容易上了公車投了錢,正想著怎麼這麼好康居然有許多空位,正想要找個位置坐下繼續好好睡時,冷不防車子順著紅綠燈轉了一個彎讓我差點跌倒。

當下只覺得不對…今天有換路線嗎?難不成我坐錯車了?抬頭在車廂內四處張望也沒半個地方寫這是幾路公車,車離我平常走的路線愈來愈遠…這可不成,走到司機旁一看掛路線的燈箱倒影模糊顯示著『11』,我要搭的可是『12』啊,這下可好了…

一急趕車趕錯車了(雖然這樣的事在我的生命中經常上演,我還因此意外造訪一個名叫『花壇』的小站),我只好趕快拉鈴(那個年代下車鈴是一條掛在頭上的縄子喔)下車。

這下我全醒了, 完蛋了,早上出門要補習前娘問我有沒有帶錢,我回說只是補個習就回來,所以身上除了剛好的車錢再也找不出任何一毛,而天知道我居然坐錯車了,這下子可好了,沒有錢可以坐車回家了,而走路恐怕會讓我死在路上,我下車的地點在中山體育場,我家在小港飛機場旁,高雄人就知道為什麼我用走的會死在路上,我連打電話回家的錢都沒有…

老實的我只差沒在路邊哭了起來。

好吧!沒法兒了,只能厚著臉皮找店家借錢了,於是我揪著一顆快跳出來的心,往最熱鬧的商店街上走,沿路打量著該如何開口,又評量著哪家的店老闆比較和善…,這種事得要相準了才開口,否則我們這種臉皮薄的一開口被拒絕的話,就再也開不了口只好蹲在路邊等警察來救。

東看西看終於看中了一攤賣涼水的,想想他們生意興隆應該不介意借我五塊錢,但畢竟是難以啟齒,所以整個人巴在攤車邊一直拿捏著該怎麼開口,老闆娘生意也忙好一會兒才看到我巴在旁邊,她忙了好一會兒才轉頭問我要喝什麼?

我怯生生的當著滿攤客人面前,臉紅到脖子根兒的說:「可以借我五塊錢坐車回家嗎?我坐錯車了身上沒錢,我明天一定拿錢來還你…」

還沒等我話說完,老闆娘就從零錢盒裡拿了五塊給我,我沒想到這麼容易,口裡一直說:「謝謝!謝謝!我明天一定拿來還!」老闆娘急著招呼攤前的客人,就隨意敷衍了我的謝意。

就這樣,我是順利上車回家了,而且還很確定是我的路線才上車回家。

我們家在那麼蠻荒的地帶,三個孩子都是內向害羞的個性甚少出門逛街看電影的,隔天星期天,哥哥姐姐特地陪著我專程出門到高雄最熱鬧的商街要跟老闆娘道謝,還好我雖然是個小路痴,但可是很死命地記住老闆娘的攤位特微,順利的找到了老闆娘,我們三個乖乖跟著客人排隊,輪到我們時,我很高興地遞了五塊錢給老闆娘,老闆娘一臉狐疑地望著我,哥對老闆娘說:「謝謝您昨天借錢給我妹坐公車回家。」

老闆娘壓根兒忘了這回事,她恐怕沒想到她只是隨意抄起的五塊錢會讓三個小孩專程坐了一小時的車來跟她道謝。

回想到這兒,我的心又暖了起來,那是一個有著『美好價值』的年代啊,『受人點滴湧泉以報』,我的母親講不出這樣的大道理,但她的一生都在做給我們看。

潛移默化裡我們三兄妹也學會了這樣的待人處事。 雖然三個小孩的湧泉也不過就是碗愛玉冰,我還記得和哥哥姐姐在商量要怎麼還錢給老闆娘時,姐姐說:「這樣吧,我們多跟她買一碗愛玉冰吧!」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