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耳朵】那些花兒

我知道來這兒的,許多都是與我有擦肩之緣的人兒,也許你們沒說,但我是知道的。

手足、玩伴、同窗、客戶、同事,別說什麼共甘苦過,起碼也是知道我的名字怎麼寫才會到這兒來。

不言中。

盡在不言中。這話可化了我們這些碰著頭卻什麼也說不上來的局。

和姐妹閒聊時提起了在廣告公司時,那個只有我才能搞定的業務頭頭。 

看女兒的男同學幫她抄黑板陪她找失物,想起了黃慶文。

是的,我還記得你的名字。

有你。

二年多前和你碰過面後,我和知心姐妹說,這種感覺很好,曾經牽過手的人,現在還是一個很好的人而且也幸福著。

還有妳。

人老了都膩著回憶。在我最最純真無憂的時光裡,有妳。

還有好些個你,妳,你,妳。

我永遠記得大學某年,收到了高一同學惠的信。我們只同窗一年,高二就分班了,更何況同窗的那一年裡我們一點兒都不熟,平常也沒走在一掛兒過。她從台大牙醫系寫了信給我,讓我好感動。

我從來不知道,有個人這樣看我,在我覺得自己亂七八糟的時候,正在搞叛逆卻也不知自己要逆什麼的時候,有個人覺得我很好。而且在多年後還記得我。還記得告訴我。

所以,不言中。

所以,謝謝你們曾經這麼看著我。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