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Sidewalk Cafe at Night

sidewalkcafe.jpg

這應該是妳97年去法國玩時特意帶回來給我的,我像沒見過世面般驚奇地問妳怎麼把這麼大一幅畫帶回來?妳笑著說:傻瓜,帶畫布回台灣裱框就好了啊!


而妳生命的指針停留在2002年的5月25日,只是妳上了飛機就沒再下機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所失去的都沒能跟我說再見就離開了。

我們之間該從何說起呢?告別式那天靈堂超大的,不僅是因為妳爸爸身份特殊,恐怕還因為這樣才擺得下妳們一家四口的照片,我應該是極少數同時和妳父母皆相熟的朋友,這樣複數的喪親之痛用想的就很難受。

說我因為妳賭氣沒來參加我的婚禮被妳氣哭了,只因為妳說妳找不到衣服穿,我說隨便穿都好,但妳不肯。說我氣到打算一輩子都不理妳,但妳一打電話來,我又完全忘了要不理妳這回事。

說我們以前天天晚上總要互通電話,連A先生都會因為打不進來而生氣。說我每次打到妳家找你時,妳媽媽接電話總會對著妳喊:喂!妳的小朋友又打電話來了。

說那次我們到中興新村陪妳老爸和他的老部屬吃飯喝酒唱卡拉OK,我可是裝乖巧要喝就喝,要唱就唱,還頗得妳老爸的歡心。

說每次妳在辦公室發脾氣都沒人敢招惹妳,得央著我出來拯救被妳盛怒摧殘的鍵盤。

說妳總有一肚子黃色笑話說給我聽,因為我總是最認真聽妳說的一個,認真到會拿筆記下來讓妳樂不可支。

說我應該是唯一一個見過妳穿短褲相片的人,妳說應該要把我給斃了才對。

說妳跟我講妳以前小時候亂按鄰居家門鈴的事、妳唸書時惹到太妹搞到要轉學的事、妳爸爸要妳當眾吃下羊眼睛的事、還有妳跟妳前老闆吵架追逐、妳怎麼對朋友朋友卻負妳的事…,好多好多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說我擔心你膽小怕水怕黑又怕醜,最好飛機解體那一刻妳是睡著了,可千萬別嚇著了。

所以妳始終躲著不肯出來,不肯讓人找著,我們大家都不意外,這樣也好。
這樣也好,我就不用擔心妳一個人老去。

所以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笑妳步入中年,因為我們二個的年齡差距愈來愈小,眼看我就快要比妳老了。

別老是躲在我旁邊笑我笨手笨腳的搞不定一桌子菜。

別老是對牛小崴做鬼臉,看妳把他嚇的。

碰到我媽時記得跟她自我介紹,妳就是我跟她講過的那個好朋友。

我會記得找天帶杯咖啡和束花到澎湖給妳。

記念2002年5月25日離開的小蕙子。

這幾年有時我會鼓起勇氣撥妳的手機號碼,但每一次都是:您所撥的電話現在暫停使用…。今天我又撥一次居然響了,妳的號碼現在有了新的主人,也許這代表我不該再這麼念著妳了。

《小蕙子給我的結婚禮物,梵谷1888年名為Sidewalk Cafe at Night 的油畫,這咖啡館現在還在。》
 
《我曾試著開口想把這首歌唱完,江美琪,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