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無一物10】身懷絕技

裡面有禪。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只是木蘭這次不為從軍為宴客。

早上和奶奶去果菜市場,差不多是台北築地的概念,從生鮮魚穫到青菜水果,全逛遍的運動量應該也有走幾公里那麼大。
價位其實不見得便宜,但種類齊全選擇多樣最重要是超好聊。

從停車場幫我指揮停車的大叔、賣魚的阿姨和她的客人、亂賣鄰居柑橘來亂的阿伯和老爸已落跑的水果妹,每一攤都聊得好開心,好幾攤我其實沒跟他們交關但一樣對我這個好奇鬼有問必答。

而且只有這裡有人會叫我阿妹仔。

聊到笑開來的婆婆拉著我的手喊著:阿妹仔,妳是哪裡人?

我笑到閃淚說:妳怎麼知道我叫阿妹仔?

好久沒人這樣叫我了。

其實我挺喜歡每年忙和的這一次,買到請水果妹用大推車幫我運到遙遠的停車場塞滿了後車廂。

清空了家裡是為了要重新擺滿。

空即是滿,滿即是空。

小子問什麼是禪?

禪就是看不太懂但好像又蠻有道理。

賣蘿蔔的男子年紀與我相仿皮膚比我還顯嫩白,談吐著亞馬遜叢林生態和東京大雪,舒適安逸的氣質讓我忍不住盤算著通訊錄裡還有誰人未嫁快點約來買菜。

誰要嫁給一個賣菜的?

菜攤的氣質像書攤,為何不嫁?

但我也把菜販這生意想低了。

潛意識還是士大夫的迂腐是吧。

原來該清空的是腦袋。

買個菜也能想這麼多,果然是阿花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