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無一物9】身懷絕技

這年頭兒,誰還寫字?用筆寫,用鉛筆寫?

好大一個玩具箱凳裡,裝了滿滿的各種文具。文具這種東西上學是不能共用的,生了幾個就得準備幾個,蠟筆三套、彩色筆三套、色鉛筆三套、水彩三套…
就這樣堆了滿坑滿谷。

小孩每晉了個階段,就會清出一批捐贈或送人,但說也奇了,這櫃裡絲毫沒有減少的感覺,彷彿是個無底箱,不管裝什麼進去就會源源不絕重生補滿。

斬草除根就要連根拔。

把整個箱清空挪做它用,把斷的蠟筆、乾的水彩、再也劃不出流利的原子筆全掃到垃圾袋裡。

最愛的留到最後處理。

從攤了一桌子的鉛筆中先挑出完全沒用過的打包,再挑出近乎全長但已削過的筆,想說送人前都先削好吧。
我喜歡削鉛筆,機削愛,手削更愛。

我喜歡鉛筆頭被齒輪輕輕咬住,手先得出點兒力卡卡的一圈圈後再滑溜溜地飛轉著削尖; 我喜歡大姆指壓著刀片兒,順著角度和弧度一刀刀片出細薄的捲屑和墨灰,我喜歡筆尖上那一砍砍不完美的手感。

老了我除了能幫孫女打毛衣還能幫孫子削鉛筆,到時我可是個身懷絕技的可愛老婆婆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