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四十 不遠。


陰雨連綿的日子,令人格外抑鬱。
 
 

隨手抄了本定位在“熟女”的新女性雜誌翻閱,看到了幾個探討“妳敢不敢”的個案。

有人攜子離婚重嚐戀愛滋味,有人選擇了夢想而放棄自己三個小孩的監護權。

很多事情沒有對錯,只有選擇,但什麼是敢不敢?

台灣女不嫁的比例愈來愈高,我認識優秀的單身女伴十隻手指都不夠數,為什麼女生不想走入家庭,寧願孤身終老?是沒有遇到對的人?還是沒有心跨入另一個家庭?

也許創造一個家庭才是“敢”吧!

大家都不想動了,政治太亂誰當家都無所謂反正一樣糟;感情太不可靠結不結婚也無所謂今天開心就好。

嫁了人看到公婆要立正站好,姑嫂叔伯往來問候不可少,家務事從此再也不是媽媽的事,這種時候就格外懷念起在家當大小姐睡到自然醒的幸福日子。

可什麼是幸福?幸福有很多樣子。

幸福不是單一選項,它可以複數共生。

逗婆婆開心是一種幸福,梳女兒長長的頭髮是一種幸福,看兒子大口吃飯也是一種幸福。

這些幸福都是建立在別人身上嗎?我必須看著別人的幸福才是幸福嗎?

雜誌裡選擇離開的媽媽說:「我寧願告訴孩子們如何追求自我,也不要說我為了他們忍耐一輩子。」

好衝擊的一段話。是嗎?孩子們是如此耽誤了女性的未來?

我也正在忍耐嗎?

不是的,我在等待。

如果說有什麼忍耐的話,我想我在忍耐我暴躁的脾氣希望自己可以成熟點。

其它的時間裡,我應該在等待,等待我的寶貝們長大可以放心地飛翔。

在等待的過程裡,在我逐漸老去的變化裡,分享他們成長的過程成為最快樂的一件事。

而這份快樂,是我所有曾做過的事情中,最美好的感受。

我也是個不想動的人了吧,混世太濁,我只想要這一分鐘和下一分鐘的幸福。

離開需要勇氣,留下也需要勇氣。

外面的世界很精采。嗎?

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然後安心接受。

所以什麼是敢不敢?

離四十不遠的我,一點也不敢。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