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報應


我漸漸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  

這話說得重了些,但差不多意思到了。這是頭懶豬的無病呻吟,也不知是否是添購了愛奴吸塵器後體力大增,還是小孩都大了讓我費神比費力多,我的重量開始加速上升,隨便喝口水都會胖些,而連餓三天磅秤的指針卻一動也不動。

看著花蓮行拍出來的相片,張張都有著雙下巴和腫臉龐,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會更自暴自棄然後變成一個真正的恐龍歐巴桑,所以終於下定決心要找回失去N年的小蠻腰。

說是下定決心算盤倒也打得精,陪老爸去吳哥旅費都花了怎麼能忌口呢?餐餐吃到飽飽飽,絕對要撈個夠本還要把愛麗兒賠本的份給吃回來;接著又是堂妹的婚宴,開玩笑百里迢迢開車南下當然也要吃個痛快,而且那天的菜色還真不賴;諸如此類的事件不斷地發生,所以這戒吃的決心說下其實也等於沒下。

我太清楚關於不吃這件事對我實在是難上加難,路已走到了盡頭,難道我一生就要活在當一個胖太太的恐懼裡?

只有最後一招了。

既然不能少吃只有多運動了。這就是我遲遲不願面對的真相。

從小就不愛運動,上體育課跟要我的命一樣,跑個四百公尺全班都幫我加油;考排球發球,補考到最後,老師說妳發過二球我就算妳過;玩躲避球就退到內場邊求敵軍賜死來個痛快;唯一跑過一次大隊接力是班上的女生就這麼幾個,非得把我算進去,那種接到棒子卻愈跑愈落後的感覺真不好受。

我很討厭運動,很討厭體育課,我不是那種會躲在樹底下聊天的女生,我是那種雙腳併攏屁股翹得老高手怎麼都摸不到地,體育很差又無能為力的女生。

所以這是一種報應,上半生拼命逃躲的,這會兒來索求了。

我開始每天帶二個男孩去運動,風雨無阻,反正老娘什麼沒有就是有時間,與其這時間拿來跟小孩嘔氣,不如拿來追求老娘的青春美麗。

拼了一個月,沒什麼成效,沮喪中又不免心驚膽跳,運動成這樣都還減不下來,那要是沒運動還得了,所以我還是乖乖地每天去報到。

唸書時是一個星期一堂體育課吧,沒想到現在居然天天都得上,還沒有周末例假日,這是一種報應嗎?如果這樣會讓我瘦一點兒(好啦,我承認不只一點兒),那我也得認了。


<<我當年怎麼那麼神勇,挺著大肚子,推著牛皮崴陪愛麗兒去學直排輪?>>

<<當年的牛皮崴。>>

<<換姐姐陪你練囉。>>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