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天兵正傳

0922_0jpg

言歸正傳就是我自己本身實在是天兵一名,自從大女兒上學後我天天都在心裡默禱:神啊請保佑我可千萬別忘了去接愛麗兒放學,可別讓她自個兒在校門口哭成淚人兒…
這種事不是沒發生過的,我的三個小孩能平安長大,A先生應該是捏了好大一把冷汗,也真是難為他了,畢竟他曾經親身見證過我前仆後繼養了十三對文鳥的悲壯寵物史…而那年喬丹球鞋也不過出到十二代…


這三個小孩都曾在洗澡時慘遭我失手滑入水中吃了好幾口水的經驗,也都陸續演過從床上摔落地的慘案,最經典的是當愛麗兒還是個小嬰兒時,一夜我忽然醒來坐起看見愛麗兒正臉部朝下趴在地板上,我驚嚇萬分不敢叫醒A先生,抱起愛麗兒摸摸還有呼吸,看看也沒外傷,就這麼隔了幾天她沒事後我才敢講,大家都笑翻了,不知道是她神經大條摔下床也不知痛還繼續睡,還是她的天兵老媽神經大條居然連女兒越過我而摔下床都渾然不察。
有一早我照例送愛麗兒到公婆那兒,以往我按了電鈴,公婆會開公寓樓下鐵門我會目送愛麗兒上樓並把鐵門帶上;那天樓下鐵門已經開著,下著大雨我又趕時間按了電鈴也聽不清楚是否公婆有回答,就讓愛麗兒自個兒上樓。我邊上車邊打電話給公婆確認他們有沒有接到愛麗兒,電話始終沒人接,我愈想心愈不安,和老公立刻折返回去查看,只見愛麗兒蹲坐在門口哭的聲音都啞了,我嚇壞了,我還以為公公出事了,趕緊打開門每間房間查看,最後只看到一個剛從睡夢中被我嚇醒的天兵小姑,公婆認為小姑休假在家所以就手牽手出門去玩耍,而她完全睡得不醒人事,門鈴和電話都吵不醒。
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敢大意,很多事情想當然爾,我送愛麗兒到公婆家不是一年二年的事,但居然也會有這種意料之外。
天兵的好處是雖然有意外但多是些不傷人命的狀況,事後還可以用來調侃自己。就好比我唸雄女時居然也能穿錯我哥雄中的制服去女校上學。那種感覺就好像馬英九全身綠油油地出席國民黨中常會一樣,想想在那樣一個矜持的年代我也真是臉丟大了。
還有還有一個超精采的畫面,有一年A先生騎了摩托車帶了好大二串汽球給我,我很開心坐在後座拎著那二串五彩繽紛的汽球,心情像戀愛中的小公主一般地雀躍著,結果有多慘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不會知道的,那二大串汽球被風吹著不斷地糾纏糾纏…一開始我還試圖自己解開,沒想到最後我整個頭被卡在汽球中間,完全變成一團死結,我還記得我叫A先生停車時,他邊找鑰匙割邊忍住笑的死樣子…
..哎人老了也不怕糗了,就說給大家笑笑吧!

《當時卡在我頭上的汽球比愛麗兒手上的起碼多十倍。》《我每次看到圖右的貞子小姐都會笑到噴飯,我懷疑她看到相機來不及躲就立刻把頭髮全給抖下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