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好個下雨天

這是關於雨天的回憶,可以從我唸小一的時候說起。
06_seaworld_2.jpg


就是在愛麗兒這個年紀我就要自己去上學了,天陰陰的帶了把傘出門,果然一會兒就下起了傾盆大雨,可傘居然撐不開,我就邊走邊和那把破傘對抗直到全身濕透,終於有個好心的歐巴桑來問我:「小朋友有傘怎麼不用呢?」

我滿肚子的委屈一下子全爆發出來,哭哭啼啼地說:「我的傘打不開啦!」阿桑接過我那把爛傘,使勁一撐居然就開了。

所以說我是手無綁雞之力的人,是從小就顯露的特質。

後來多長了二歲,還是一樣糊里糊塗常常沒帶傘出門,有天在學校上了一節課後,就因颱風警報提早放學,走沒二步路風雨就開始大了起來,我還記得沒帶傘的我把橘色小學生帽壓的低低的,簡直快壓到鼻頭上,整個人悶著頭往前走,還一頭撞到電線桿上,痛死我又不好意思揉怕被人笑;風雨愈來愈大,而我家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我除了往前走也沒別的辦法,一個路過的年輕人終於看不下去,他騎著車越過我後就停下來等我,問我住哪兒他送我回家,全身在滴水的我也沒想太多,就在風雨聲中上了他的車,等躲在他的雨衣裡時我才開始想萬一他不送我回家怎麼辦?

忐忑不安中到家了,父母看著陌生男子送我回來也嚇了好大一跳,他很瀟灑的就騎車走了,我到現在都還很謝謝這個陌生而英勇的騎士。

當然天真的我也不是沒碰到過壞人,比如大三的暑假我帶著小狗搭火車去南投找哥時,就在火車上遇到了糾纏的惡棍,我找了藉口帶著那隻沒用的小狗逃到車長室裡躲了起來,車長室裡掃地阿桑、列車長、查票員、賣便當的還有來聊天的五四三群人,聽我抖著說起被糾纏的經過後,就開始熱心幫我盯著,為了避免壞人尾隨我下車,列車長還特別先通報了站長,請站長來接我下車,直到月台淨空列車開走以確保我的安全。

這個插曲好像和雨天無關,只是一個小鎮車站的溫情令我終生難忘。

年紀又長了許多歲,但不愛帶傘的毛病未改,剛成為社會新鮮人的我,在滿是雨中的台北車站天橋急走,忽然身旁竄出條人影,原來也是個年輕人打算順路幫我撐一下傘,只是這回我完全楞住了,他看我被他嚇得一動也不動的,就很尷尬地離開了。

這就是長大的悲哀。

本能的學會保護自己,但也冷漠了。

最近陰雨綿綿,我才真的覺得台北是個多雨的城市,認真地考慮買一把美麗的傘,好妝點這不美麗的街道;前些天偶雨的日子裡,碰著了個也沒帶傘的小女孩,來來往往接孩子的家長們,視線越過了孩子的頭上落在前方的校門口裡,腳步那樣匆促一個一個閃過了她;我們不都是人家的母親嗎?怎麼會對一個淋雨的女孩兒視若無睹,甚至連傘尖都亳不留情的對著她揮舞?

我打著傘迎了上去,她也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這不是我第一次幫別人打傘,除了男人外(請原諒長大的我,我只能告訴自己男人淋點雨是死不了的。),老的小的凡是忘了帶傘,大抵上我都會順路送一程。

因為天真的我還是相信也許有一天人們的相處能回到那個即使陌生也能彼此信賴的年代,那個要敬老尊賢、扶貧濟弱、見義勇為的年代,那個在公車上坐著的學生腿上的書包會疊到脖子上的年代,那個助人與被助者都能坦然而開朗的年代。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