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完美

0820_0.jpg

人總說盡力而為,但往往卻是想得太美,這是我解甲歸田後的肺腑之言。


尤其是當我蓬頭垢面完成打掃工作後,正滿意的端杯咖啡順勢將疲累的雙腳往茶几上一放,卻斜眼瞄見茶几側邊底座有著淺淺的小手五爪印時,那到口的咖啡何止用噴的,才剛準備輕鬆一下的我當場洩氣到一個不行。
這就好像當年高中當衛生股長率領同學參加全校清潔比賽,我們地板拖三遍、窗戶擦得連小鳥都會一頭撞上、桌椅排得比用尺量還整齊,而這些老師看都不看一眼,卻伸手往想都沒想到的黑板上緣摸去,我的心全涼了。
即使老師後來給了我九十九分並極力稱讚我,也挽回不了我被徹底摧毀的信心。
於是這樣的小地方永遠令我抓狂,拖完地轉身後落下的一根頭髮都令我沮喪。
回家當全職主婦後,掃把拖把抹布天天都掛在身上,台灣的灰塵似乎永遠都清不完,明明昨天才抹過今天又積上一層;如果可以的話我應該要準備個小推車這樣就像極了在旅館打掃的阿桑,而圍個英式夢幻白圍裙肯定會讓我心情比現在好上一百倍。
漸漸地我開始完全像個被制約的菲傭瑪莉亞,到朋友家中做客時,會順手把報紙疊好、抱枕放好;到廚房放杯子時,忍不住做起垃圾分類;上廁所洗個手時也按捺著要把肥皂盒的皂垢清除掉。
還不到潔癖的程度,但應該是往那個方向邁進了。
而家裡大大小小的地方像是藏了無數個機關,小孩忽然猛叫一聲有蜘蛛,就覺得自己失職的可以去死,好像坐實了老爺說的:成天在家打混摸魚。這下連辯解的餘地都沒有。
當然我家老爺沒那個斗膽當真說,這點分寸他還是有的。
那天和女兒同學媽媽聊起,當初回家帶小孩時,總盤算著可以自己教小朋友英文、帶小朋友運動,自個兒還可以好好練練琴…,空話!全是空話!家事都做不完了!真是想得美喔!
我大約二個月前就興了寫這篇的念頭,才下筆二行即被諸事淹没;今天刷廁所時又想起了應該把它完成,於是從我坐在電腦前打字開始,中間歷經了:去澆花(屋內外數處還修了堵塞的水管)、手洗衣服、曬衣服,去學校接大小姐、煮麵給大小姐吃、去車站接老夫人和二位少爺、陪大少爺玩、講故事給小少爺聽、檢查大小姐的功課、哄小少爺睡覺(大少爺和老夫人一起午睡),才完成這篇,所以想想也許標題應該改為:瑪莉亞偷閒寫作的午后。
不過,不完美的我還是私心想當完美的雅梨瑩而不要當苦命的瑪莉亞啊….

< <愛麗兒很棒,從小就很會幫媽媽做家事喔!>>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