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成長是幻滅的開始


那個人問我『哈利波特』好不好看。

百年難得上一次電影院的我,趁著外甥女來訪,帶著幾個少女去看『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

老實說,一開場那陰暗西式霸凌青少年的頹廢讓我很適應不良。

長大的哈利更讓我全程都都坐立難安。

這不應該是個童話嗎?我以為。

我以為這是個關於魔法巫師的童話故事。

隨著哈利長大成為青少年後,那些社會化的符號都出現了,迂腐專制的校長,昏庸的當局,憤怒造反的學生,怎麼形容我的感覺,都太現代了。

我又回頭看了第一集『神秘魔法石』的DVD,我好懷念那時的小哈利。

那個小哈利,我會想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你一定可以打敗佛地魔的。

這個哈利,我會站得離他一尺遠,然後再也不知如何靠近了。

我這個想要逃到魔法世界尋找安慰的中年人徹底幻滅。

長大一定要這樣嗎?Too true to be untrue

我忽然覺得還是去看終極警探的老布好了,他也總是一個人孤單無援地對抗壞蛋們然後拯救世界,雖然覺得太扯了,但不會覺得好傷心。

莫怪乎我對宮崎駿的『魔女宅急便』念念難忘。

童話故事裡頭,一點點的挫折,一點點的傷心,一點點的黑夜,就好了,別這樣無窮無盡撲天漫地蓋過頭來,還不斷預告恐懼尚未結束,是要讓人怎樣活下去。

是我對號入座把人家當成童書,其實這是個科幻小說,專業的書店這麼說。

我不知道孩子們怎麼看待這樣一個故事,已經長大的大人又是怎麼看的,但無論如何,一廂情願的我太傷心了。

人世間已經這麼不美好了,還要看一群有夢的青少年受腐世的摧殘壓迫,而這腐世就是我們這堆大人統治的世界,一切都這麼明顯啊!

所以我要告訴那個人,還是陪女兒看看『睡美人』之類的卡通就好了,那裡面了不起的壞人也不過就是耍耍心眼的後母而已,而且那些壞人都會自動分解。通往結局的道路上,受難者依然充滿希望的前進,世界也許不太美好,但起碼不會殘酷的那麼眼熟。

在此願南韓人質能平安釋放,願世界永無爭戰,願人能永保純真良善的赤子之心。


那個人回家後說:問我電影好不好看的那個人是誰?

我:是你啊!不然你以為是誰?

那個人:我有嗎?

我:有啊!那天看完回來你就問我了啊!

那個人:喔… 妳知道的,通常別人去看了電影都會問二句這種…社交話的。

大老闆們話不要隨便說說,我永遠記得當初工作集團內的超超高層隨口說了一句他在機上聽到的西洋歌詞,我們、廣告公司、媒體公司上天下海找得翻天覆地,只為了他的某個驚鴻一瞥。

那段伴君如伴虎的日子想想還蠻有趣的,畢竟這樣的機緣也是不容易。

雖然我只是虎旁雜草堆中的一隻小小小小的小螻蟻。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