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睡美人


開始覺得自己像個吸毒的毒蟲,成天哈欠連連,只差沒把咖啡拿來當點滴吊。好啊!


奇怪我也不是什麼千萬片酬的明星,怎麼會慘成這樣,雖說不上是每天只睡一小時,但每次只能睡一小片段、一小片段的凌遲,恐怕更令人抓狂… 

馬斯洛說人類最基本的需求是「求生存」,但對我而言則是「求昏迷」,我多想有一天可以就這樣不顧一切的昏迷連續長達六小時,不!五小時也行,四小時也
好。

晴Y頭向來是個貼心寶寶,她除了生病外,向來都是說睡就睡一覺到天亮;她大弟則不然,從小就愛哭,夜裡總要醒個好幾次,好不容易等他大了些想說我終於可以好好睡個長覺了,但他小弟又旋及來報到,小三其實像晴Y頭一般是乖巧的,雖不像他姐姐那般長睡,但持續五個鐘頭也是沒問題的。

只是這二個星期三個小孩掛病號夜裡咳的兇,家裡又沒人可分著照顧他們,所以全和我一起睡,我的房間頓時從育嬰室變成了戰地醫院,先是分別一一哄睡,再開始輪著給咳的拍背、哭叫的安撫、踢被的蓋被,要防著小崴別一腳踢中老三、把夜裡翻到床邊快滾下去的晴晴給抓回來…,三個小孩,平均每個人有五個招式,每小時至少施展一次…,我都懷疑我的背有沒有貼在床墊上過。 

當然實際上沒有這麼誇張,不過也差不了多少,老爺叫我把小孩哄睡了自個兒就早點睡,殊不知我多貪戀著那一點點完完全全屬於我的時間啊!我怎麼捨得就這樣和他們睡去,寧可白天睜著我的熊貓眼;女兒拿著迪士尼的公主拼圖問我想扮演哪一個公主? 

那還用問當然是睡美人了,仔細想想我上一次一覺到天亮應該已經是去年抛家棄子去法國玩的事了,寫到這兒又忍不住打了個大哈欠…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