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秘密基地

060214_0.jpg

不知道男人們能不能體會美容院與女人一生幸福的關聯。


一個完美的髮廊就像完美的男伴一樣百年難尋,一旦找到了之後,妳就會百分百忠誠地守著妳的設計師,相信他的一刀一剪,把自己全然地交給他。
 
而我尋覓了數年之後終於又找到了。

誇張嗎?居然要花上數年之久,我終於懂了為何母親年年會山高水遠執意要搭幾小時的車專程回高雄給她熟識的家庭美容院做頭髮。
 
實情是我已經沒有自己的設計師很久了,以前的御用設計師因為彼此的幾度搬遷後,就很難再御用下去了,爾後陸續在家附近找了幾間美容院卻始終不順手;家對門有間俗斃拉髮廊,裡面雇用了幾位口音很對岸的女子,經過門口幾次實在踏不進去,台灣的美容院三步一小家,五步一大家,但不管拿什麼髮型書給她們看剪燙出來永遠是一個樣,真不知道要怪人家學藝不專還是自己長的實在是沒特色。 

後來退而求其次轉戰連鎖髮廊,想說應該有基本的水準,小林感覺像學生打折去的,曼都小姐感覺比較都會一點,小姐人都很好,我帶著三個小孩去,她們都爭著跟他們玩,著實讓我安心不少,技術雖欠安人可是都招呼到了。

不像我最近帶著小三去試另一家有著雙星奇緣般俊美面容的美髮師時,難得有人看到我們家小孩跟看到鬼一樣,相信他們下次可能看到我推小孩經過時應該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鐵門拉上,省得讓這些恐怖的嬰兒炸彈破壞他們的雅痞氣氛;更可惡的是當我看著他只是隨便把我頭髮吹乾後,我直問說:「你是不是應該幫我吹個造型讓它看起來整齊不要亂翹?」他居然翹著蓮花指對著鏡中的我說:「我覺得雖然現在吹整齊但睡醒來還是一樣,沒什麼意義所以不用了吧。」
 
我當場完全同意他的話,我想再來這家店也沒什麼意義,而且我保證會跟那一大票媽媽講叫她們千萬別去這家一點意義都沒有的店。 

年後我帶著愛麗兒去檢查眼睛時,在離家稍遠的路上發現了一家髮廊,門口的價目表上有很嚇人的價位,價格真的在其次,反正我一年上不了幾次美容院,人合倒是比較重要,這店的裝潢還算清爽怡人,沒有很恐怖的俗味也不會耍高科技唬人,所以我就推門而入。 

櫃台的小姐很識相,並沒有以貌取人對我冷眼以待,這裡比較偏向日式服務給了件罩衫讓客人換上。還有專門的阿桑掃地泡茶遞咖啡,我對設計師一向只有三個要求: 

(1) 女的,不知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不熟的男生碰我的頭髮。

(2) 她自己的髮型千萬不要太前衛誇張,什麼染紅的綠的我都受不了。

(3) 話不要太多,有時候搞親切也是很煩的。 

很快我的設計師J小姐來了,從鏡中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很對味,因為她戴著大口罩!
 
她問了一下我的想法,很簡短地告訴我她打算怎麼做,她大概是我所碰過的設計師中唯一一個完全沒有跟我介紹任何產品而且一點都不嫌棄我髮色過黑!
 
這家店讓我欣賞的部份不只這個,所有的助理都很恭敬,看起來都像是熱愛這份工作而只不是打工糊口而已,而且全程剪髮完全沒用到鯊魚夾,設計師手一揚,助理就把我的頭髮分層拉起,設計師手一揮,助理就把上層的頭髮放下,簡單的說就是人肉鯊魚夾啦,動作及默契真是酷到最高點。 

剪完吹整完之後,設計師扼要地告訴我平常自己該怎麼整理,也不會再說些什麼要護髮之類的贅詞,真是太令我欣賞了。上美容院真的是很舒服的事,平常在家當老媽子久了,偶爾上上髮廊即使只是洗洗頭抓抓龍都覺得通體舒暢,美容院真是女人放鬆自己的秘密基地啊。 

小聲唸:
我實在很不習慣在美容院看見男客,雖然我家老爺一直不懂為什麼男仕理容院要嘛就像做色情的,要嘛就傳統到會把男客人的頭按在洗碗槽裡清洗….

我每次和老爺吵架的時候,通常都會上美容院殺時間,反正隨便洗個頭都要花上一個小時,還有免費的咖啡和雜誌,總比在街上瞎逛亂花錢好。 

 



《短頭髮的我看起來比較像小三的姐姐,我自己覺得啦^__^。》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