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老骨頭


昨天晾衣服時,在陽台狠狠地摔了一跤。

腳踩滑的時候,腦袋清楚的知道不行了,快摔跤了,但四肢完全無動於衷不聽指揮,就這樣什麼也沒做的任由一個碩大的軀體結結實實撞地。

砰的一聲,不知是恐懼還是怎的,我彷彿聽見骨頭跌碎的聲音,腦袋中第一個念頭是:完了,我不能動了。

孩子們衝到陽台來七手八腳的,我急著叫他們別過來,快去樓上找爸爸。

據孩子的爹事後說:他聽到了一聲巨響,萬萬沒想到是自個兒的笨老婆跌了一大跤。

 
躺了一會兒能動能站也能走,心想應該不會殘癈了,只是屁股裂成二半真是比便袐還痛苦。

以前也不是沒摔過,剛溜直排輪時跌的才慘,卻從來沒有像這次這麼恐懼。

今天還是疼痛依然,站不了多久就痛了起來,抱小三也是得找個扶手慢慢撐起,我可不想聽到骨頭裂掉的卡擦聲。

哎!一把老骨頭了,不要再幻想自己是什麼美少女了,乖乖吃挺立還比較實在。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