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膽小鬼

 

  現在我終於相信自己徹頭徹尾是個膽小鬼。

傍晚時分,我在撿拾滿地落葉時,手快腳快雙手並用,形成一種完美的女工節奏,正要伸手向牆邊一撿時,我開始倒退三步臉色慘白驚聲尖叫,啊啊啊….

牆邊二隻圓滾滾的黑眼珠望著我,是隻掛掉的壁虎,只差二公分,我差點就要不加思索地把它當落葉順手拎起來了。

為什麼我的人生跟壁虎這麼有緣呢?這一定是種報應,早知道就不要嘲笑老姐。

記得小時候姐姐一直很怕壁虎,因著姐姐的害怕,我反而覺得它很可愛,尤其是回到嘉義阿公家時,每到晚上,白菱紋窗上爬滿了一隻隻壁虎,透著光線還可以看到它白白的肚腩,咕咕的叫聲起此彼落著,像極了超小型的鱷魚,還可以任人玩弄,看它斷尾求生為樂。

這調皮的取笑沒多久就讓我再也笑不出來。

有天我正放了水準備洗澡,數分鐘後發現盆子裡怎麼飄著一坨衛生紙,拿了水杓撈起來一看:天啊!是隻失足的壁虎!熱騰騰的水蒸氣讓好死不死剛好爬行天花板的它,跌落滾燙的水中!

而近視眼的我,把它當成一坨衛生紙,還捧到眼前端詳了半天。

從此我就再也不笑我姐姐了。

沒想到孽緣並未就此結束,有一次約莫是年終大掃除之類的時機,我趴在地上要把櫥櫃底下的灰塵清出來時,一趴下又看到一隻化成白骨的壁虎。

是的,化成白骨我都認得出來。那個Moment,我差不多就像是親眼看到貞子從電視機爬出來。

貞子也還有續集。連我娘炒菜時,都會有壁虎掉在炒鍋中加料一塊炒。是怎樣,炒菜也要加肉絲嗎?

然後就是今天,貞子又化身成壁虎來找我了,我整個人貼在門上一直尖叫,老大和老二衝出來看,然後直盯著它骨碌的黑眼珠說好可愛。

可愛?可愛個頭啦!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