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自私( I )


昨晚,我眼睜睜看著和我對向走來的女子被搶了。

這真是一件詭異的事,當機車獨行盜伸手拉走那位女子的手提包時,被搶的那個當場楞住一動也不動的,也沒喊搶刧救人什麼的。

而就在那台機車呼嘯而過我身旁時,我心想:啊現在是什麼情況,不是應該大喊搶刧嗎?被搶的都沒喊了難道我這個路人來喊?

巷子裡亮著霓虹的店家門口,行人三三兩兩,但世界彷彿靜止,只賸我和那位女子四目對望,對望在那台呼嘯而過的機車中。

我好像有種置身西部片的感覺,接下來是要掏槍了是嗎?

對望中,她抛過來的無聲眼光似乎在說:這是怎麼回事?我被搶了嗎?

我回應她的無聲眼光說:妳還在等什麼?怎麼不喊搶劫呢?

她抛過來的無聲眼光說:可是這麼晚了,我怕大叫吵到鄰居。

我回應她的無聲眼光說:被搶還要優雅,難道我是潑婦嗎?


眼看著那台機車就要消失在轉彎處,我心想:搞什麼鬼,管不了這麼多,先記下車號再說。


於是我費力睜著我的近視眼一字一字大聲唸出看到的車牌號碼。終於這條巷子不再是一場默劇了。


那位小姐一直不敢相信自己被搶了,我拉著她進商店借紙筆記下我看到的車牌號碼,打電話給最近的派出所報案,陪她等警察趕到現場。


跟老闆借紙筆時,我說:這位小姐剛在門口被搶了。老闆嘴巴張得奇大無比。



「剛才?在哪裡?在我店門口?我怎麼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全巷子都沒人知道。為什麼那小姐不叫。


打電話報案時更好笑,接電話的值班警察聽到我說被搶了,比我婆婆叫得還大聲,彷彿不敢相信居然有這種事情發生。

這事應該很常見吧。我這種小老百姓都親身目睹二次了,當差的應該更像喝水一樣。


記憶慢慢恢愎了。嚇壞的我一直以為這是我第一次遇見,但答案並不是,上次是多年前在治安敗壞的舊家附近,夜裡巷子裡傳來吼叫聲伴著機車的呼嘯,我到陽台探頭一看只見著冒煙的機車尾巴消失在夜色裡。

但這次我看清楚了。

老闆和我陪那女子在門口等警察時,我和那女子一言一句地描述被搶經過,再聊及當時心情,又提起世風敗壞時機歹歹,我們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像被害人,反而像鄰居搬板凳在門口閒嗑牙的模樣。等警察趕到時,我們正聊到附近車位現在價碼又提高了多少呢

離這兒不過五分鐘步行路程的警局,在我連打了三次電話後才趕到,約花了十五分鐘吧,大家都很詫異我怎麼會這麼鎮定去記車牌號碼,還有手機裡居然存有派出所電話。

我一點都不鎮定,我怕的要死。


我怕我大聲唸出車牌號碼時會被歹徒聽到;我怕他折回來看是哪個二楞子壞他的事;我怕他偷偷跟蹤我回家;我愈想愈害怕。


但如果我能像成龍一樣,順手抄起路旁的竹竿不管三七廿一先把他的車拐倒,這樣做會不會更好?


我這一輩子最後悔的三件事中,有件事跟這次很像。


那年帶著女兒在峇里島,臨著蓮花池旁,一個約莫二歲的法國小男孩膩著也未滿二歲的愛麗兒不放,二個小朋友手腳一晃動,那小男孩就摔到池裡了。


我這輩子都後悔為什麼我當時沒跳下去把那男孩抱上來。而只呆站在池邊拉緊愛麗兒什麼事都沒做。

幸好旁邊有個黑人跳下去把濕淋淋的男孩救了上來。吃了幾口池水的他沒事只是嚇壞了。

臨難的時候,人自私的天性就顯露了嗎?

(未完待續要去煮飯了不然小孩會餓死。)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