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芳名

1207_.jpg

生活重心轉到了家庭後,人際關係有了重大的改變,手機電話簿中開始出現了一排師字輩的如:小余老師、郭老師、鋼琴胡老師、柯醫師等..還有一長串媽字輩的如:小杰媽媽、二妞媽媽、恩恩媽媽…,而我則以晴晴媽媽的身份重新登台,開啟我人生下半場的社交生涯。



我在廚房邊洗碗邊想,這有點像民初時代什麼狗子他娘之類的身份,再往前就是京劇裡那老是蒙冤或所嫁非人的泰氏、竇氏;至於商場上的鄧白氏和白蘭氏是什麼典故我就不清楚了。
我真的從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會和一堆媽媽們坐在咖啡店裡剪紙花做道具,好讓孩子們佈置教室,也許接下來我也得參加帶動操之類的活動,那些媽媽們都很用心在參與學校活動,大包小包的器材攜帶赴會,讓空著一雙手只打算偷空溜出家喝口咖啡打混摸魚的我倒是不好意思起來了,會中只見大家不斷以某某媽媽互稱,連自我介紹也沒人說出自己的真正姓名、年齡、興趣;當女人成為了婦人,自己是誰,好像就再也不重要了。
前些天看了個裝潢設計概念,他說家庭應該是以廚房為中心,小孩可以在廚房和媽媽互動,增加親子時間;想想也是,以往台灣普遍都把空間留給客廳、臥室,廚房、廁所這些地方就犧牲掉了,都被丟在最偏僻最不起眼的角落,冷氣吹不到、陽光進不來,而我娘就在狹小的廚房裡流汗流血(總是會不小心切到手的)把我們餵養長大。
我娘有個很美的名字,單名就是「美」,她幾個姐妹就不見得有這麼幸運,我記得還有單名「菜」、「麵」之類的,鄉下人家生太多小孩名字就亂取一通,我娘是排行最末的一個,好險還撿到個美名。我長大後逗她玩叫她「郭媽媽」,叫著叫著也習慣了;我的名字則是我爺爺取的,跟其他堂姐妹們的名比起來,我一直都很慶幸,忍不住要借用張愛玲的名言:「沒有早一步 也沒有晚一步,只有剛巧趕上而已。」真的是好險我媽生的巧,我爺心情好!
最近牛小崴不知從哪學來開始成天對著我叫「郭女士」,聽著他二歲多的童音滿屋子大喊:「郭女士電話」就覺得好可愛。所以我現在是「晴晴媽媽」也是「小崴媽媽」,叫「小三媽媽」也行,大概只剩詐騙集團才會對我的名字有興趣,而我爺賜的美麗名字,就和我青春的回憶一起鎖上吧!

《2000年暑假,和媽在花和陽光一樣燦爛的北海道。》《2003年新年,我們姐妹難得碰面,看看三個女人都老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