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裁縫的女兒

1030_3.jpg

我畢竟是裁縫的女兒,這點針黹活兒難不倒我的。


小時候爸媽在台北家裡幫人做西裝,爸爸手藝很好,還記得附近受訓的外國人還來家裡找他量身訂做,我就坐在裁縫台上,好奇的看著父親幫個頭快頂到天花板的大巨人丈量尺寸。
姐姐乖巧懂事,小小年紀就會幫媽媽做些簡單的手縫,還用多餘的碎布做了個小黑布娃娃給我(因為西裝布都是深色的,所以娃娃當然也是個黑娃娃)。後來成衣市場興起,爸媽也就不做裁縫了。
老爸做了那些年西裝,卻從沒給自己兒子、女婿做個一件半套的,他眼睛愈來愈差,這事兒恐怕是成不了真;媽媽一向是老爸的助手,負責把爸畫好的部份裁剪、縫合、熨燙;我最愛媽媽用純白的棉布幫我們做一件件小內衣,就像小天使裡小蓮成天穿在身上的那件小白衣裳,夏日微涼的傍晚,我也覺得自己像小蓮一樣躺在稻草堆成的牀,編織著一個又一個的童年幻想。
破舊的枕巾總想著除了做抹布外應該還有的殘餘價值,拿來幫女兒的芭比做套新裝,一針一針地縫上飾邊,做了上衣又補了件長裙,天涼了再加件外套,做出興緻還準備了個同款小提袋,好讓她可以美美地去逛街或流浪。
我畢竟是裁縫的女兒啊!工雖粗,但有樣兒了。

【布料配件全是舊物利用,手上的串珠也是。】【滾邊全是另外縫上去的,手提袋二層都可以裝東西喔。】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