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針線情


難怪詩裡描繪做針黹活兒的婦女都是溫婉賢淑的慈母樣。

 

當我也拿起魚線瞇起小眼盯著珠珠的小洞鑽線時,摒氣凝神全副的心力都拿來對付那小小的針洞,殺氣當場對折再對折。

難怪女兒說我在串珠珠時特別溫柔。

這些是受串珠公主影響,自己玩了一陣子的習作。

一開始只會做這種小狗,後來做了小提包,開始自己胡亂做,改改配色,也試著自己串了項鍊和手環。

真的是不簡單,好一點的水晶材料不便宜,小小一隻狗兒也要近百顆珠珠,一個不留神串錯了珠兒又要拆線重改;小孩跑來跑去揮手要他們走開時打翻了一盤子珠珠,真是不知道要怪誰。

而且很傷眼力,常常一個小時下來我就眼花手軟。

不過,我還是樂此不疲了。

 

小小的作品好可愛,不花太多時間就能讓我感覺自己比較像個才女,而不只是一個黃臉婆。

雖然我是個學藝不精的才女,拿手的就這麼一隻狗和一個小小包。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