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黃金女郎


年紀到了的時候,我並不想要再和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了。

包括我自己生養的三個小孩,我也一點兒不想和他們住在一起。


我已經受不了從起床張眼就開始一路發脾氣發到晚上他們都睡著了,我還在生氣。


我開始懂了為什麼做媽媽的都那麼愛生氣,因為我也開始動不動就一發不可收拾。


這對我的人生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只是嗓門大一點兒,個性衝動點兒,感情江湖點兒,可我一點兒都不愛生氣。


靜下心,我最想給孩子們一個『快樂成長』的童年,可為什麼這麼難呢?


我不要求成績,只要功課早點寫完,睡前還可以開開心心小玩一番,可怎麼搞到連談心時間拿來訓話都不夠。


我不要求幫忙做家事,只要把自己玩的玩具放回去,可怎麼每天好說歹說都要搞到六目含淚,交相指責。


我不要求兄弟生死與共,只要醒時能和睦相處,可怎麼片刻不得安寧,總是雞飛狗跳。


哎!是我真的太愛生氣,還是這堆小孩太欠揍?


所以我暗暗起了再也不要跟誰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想法了。
(現在寫出來也不是暗暗了)


再也不想為了誰,讓每個人為自己負責吧。

等我老的時候,我要一個人住。


用夢想中的白織蕾絲床單布置,再也不擔心小孩的腳Y印和口水漬。

高興幾天掃一次地,洗一次衣服都是我的自由。


自己為自己負責吧。

也許
某人會很擔心身無分文的我怎麼活下去。


這倒不必,櫃台收銀或者掃地洗碗的工作,我都應該還能游刃有餘。


愛麗兒想看幾百本書都隨便她,我已經厭煩做一個老是喊小孩別再看書的媽了。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老媽居然要叫小孩不要再看書了。)


牛皮崴愛唱反調也由他去,就當家裡多隻家犬,成天上上下下亂吠亂咬一通吧。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老媽形容自己的小孩,還這樣舉例安慰整天被咬的姐姐。)


小三?好像想不起來他有什麼讓我發火的地方,可每場戰火裡他都在,恐怕也脫不了干係。

那某人該怎麼辦?老婆不要小孩也不要他了嗎?


也不必擔心,我由衷地希望某人可以做我的鄰居。


雖然我是個強悍的水電工但我並不想用我的蕾絲拖鞋打蟑螂。

沒想到黃金女郎取代養兒育女成為我的終極夢想。

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