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黑髮尤物

0613_1.jpg

歐巴桑忍不住又要再破一次例談政治話題,我要講的是「活該」。
我不是要說阿扁活該,不是阿珍也不是阿銘。活該的是大多數的我們。


六年了,或者更多年了,大家每天都在屋子裡罵,對著不會回嘴也不會聽你講的電視機罵,邊開車邊聽著call in繼續罵,但連叫立場鮮明的計程司機閉嘴都不敢的我們,連表達自己不想聽胡扯的勇氣都沒有的我們,今日如此都是活該。
想想看,除了每次投票,沈默又神秘地表達了你的選擇外,還有什麼時候你有讓這些狂妄的公僕們知道你在想什麼,對著上不了枱面的政治人物,對著向下沈淪的台灣社會,大家除了關起門來罵,把怒氣出在喇叭上、出在購物上,你有做什麼讓他們了解:「不對不對,我不是這麼想的,這不是我要的。」
外子一直剪不出好看的頭毛,有天他特意找了我陪他去剪,差不多完成時,他當著設計師的面問我說:「你覺得呢?」他講這句話時,我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他不滿意這個髮型,但又怕直說會讓設計師不高興,所以希望我出馬嫌一下。
我委婉的說,說我們是歐吉桑不需要那麼時髦,還是保守點好,設計師則再三跟我解釋說這是最新最流行的剪髮,是故意參差不齊的。
我心底的OS是:「開玩笑明明就是亂七八糟技術不佳,什麼故意的?」幾番來回後,她見我執意不肯,也就綳著個臉,照我的意思全部修齊。
我想到了金髮尤物II白宮粉緊張。
尤物最後在白宮演說時,引用了一段她上美容院的心得,大概也是這樣類似的情形,搞了一個難看到爆的髮型,不全是設計師的錯,而是為什麼你沒有堅持你的意見,你沒有跟設計師溝通,而任由他搞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捫心自問,若執政者與在野者立場互換,還會像現在這樣捍衛自己也不相信的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自己不喜歡的,就不要如此對待別人,自己不能接受的,也不應該要別人接受。短短八個字,老祖宗的智慧多麼的清明。
而我要說的是:國之領導人不是一個只需要為自己負責的人,如果只要為自己負責,那還不如回家當歐吉桑吧!我都起碼還要為小孩負責,還要為我家的整潔負責;如果人養的阿貓阿狗隨地亂拉屎都不是人的錯,主人也很訝異為什麼小犬這麼不守規矩,該罰就要罰,環保署罰死它好了;什麼時候居然可以這樣理直氣壯了?
什麼時候大家對放任狗在路上隨意便溺的主人這麼寬容了?
至少我不會,我連任由小孩在公眾場合吵鬧而不管教的家長都不放過了,怎麼可能會默不作聲?
而如果大家要繼續悶著頭罵,那這樣一個全民道德淪喪的的結果真的是活該。
P.S.本文有關寵物便溺之舉例非雅梨瑩該有之風格,請過目即忘,謝謝!

又P.S.我真的不是為了寫這篇而剪了我家小子的頭毛,這一切都是巧合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