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25】十年 舊金山藝術宮


 不知是人老了還是心小了,十年前來覺得這個地方好大,不知怎的,這會兒卻覺得怎麼三兩下就逛完了。

 


出遠門一趟十幾天,二個老人家開始想回家了,尤其掛念著漏在家裡的小三,聽小姑說他會一個人趴在床邊看窗外很久很久,雖然平常他就是那副德性,可這話聽在做媽的心裡,全成了驚天動地的骨肉連心。


打了幾通電話給航空公司想提早三天回去,無奈班機天天客滿,所以還是依著本來的規劃在開完會後多待個幾天再打道回府。

整理行李,領了車要出發往NAPA酒鄉來個不醉不歸前,來到了這個我記憶中一直念念不忘的藝術宮,景物依舊,情懷不同了吧。

帶著老公東走走西晃晃,覺得宮殿荒廢了,池景荒蕪了,再加上周邊正在整修的工地圍籬,更讓我有人事已非的荒涼。

那年三月,二個女孩手牽手半冒險地來到亞美利堅,糊里糊塗地借住陌生人家,跟著人去玩高空彈跳;傻里傻氣地開車亂逛,滿口破英文也不怕。

十年了,那在機場櫃枱改行程怕被罰款重金的發抖女孩,每天晚上抱著地圖猛背路線的女孩,站在高空跳台上就開始尖叫的女孩;如今,人生都不同了。

每回我們倆談起這些,歷歷都是一輩子會笑到流淚,捂住心口的回憶。

而此生我應該再也不敢去做高空彈跳這麼瘋狂的事了。

我很開心,幸好三十歲之前,我跳了。

而且有妳一起。

 

 The Palace of Fine Arts舊金山藝術宮。》

 

 

 《年紀愈大,愈看愈小的池塘。》

 

 《為什麼坐著也要有表情。》

 

 《還是女孩兒文靜。》

 

 

 


 《十年前與我勇闖亞美利堅的好姐妹。》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