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味道

cooking_0.jpg

對於媽媽的想念有時候是一種味覺的記憶。尤其在這種傳統節日時,那味道特別鮮明。 



我很久沒吃媽包的肉棕了,大約我出嫁後就没什麼印象了。 

包肉棕是很費工的事,不擅烹煮的娘每年端午卻總不辭辛苦地採買、備料、炊煮,一家也不過五口人,但她總會包滿滿三大串,並分送一些給長久以來一直很照顧我們的四叔。

其實我不很喜歡肉棕,糯米太膩,我又怕帶肥豬肉,只有花生的咬感和鹹蛋黃的濃郁能順我的口,不過一年就吃這麼一次棕子,而且都是媽費了好大功夫做出來的,我是一定會捧場餐餐吃它二個的。 

排行老三的好處是什麼都輪不到我做,每年的棕葉媽媽都會吩咐姐姐仔細洗好曬乾留待來年再用,包棕時就看她把備料一桶桶一盆盆井然有序地準備好,把大小棕葉上下重疊折成漏斗狀,填入八分滿混合均勻的糯米及花生,再依序加入香菇、豬肉、蛋黃等,最後再蓋上一次混合的糯米及花生,把棕葉沿著立體三角形反折,再拉棉繩緊緊綁好;這些動作媽媽都做的很仔細,包括擺放蛋黃和香菇的位置她都很講究,我一向敬廚房而遠之,每年我大概都會拿把板凳湊到她身邊學著她怎麼包,可是我手勁不足總是包出個小蹩三似的不成樣肉棕,包沒二個我就興趣缺缺的開溜了,還好有一向貼心的姐姐和哥哥會陪著她一起包。 

我嫁過來後沒見過婆婆包肉棕,她交遊廣闊,不用她開口每年都會有朋友送好些肉棕來,但不管料再怎麼豐富對我來說都不及媽媽包的好吃。 

我準備結婚時,媽媽一直都很擔心,覺得我這個左手拿菜刀的人怎麼做人家的媳婦呢?在我與她同住的歲月裡她也曾逼著我進廚房過,但總被我嘻皮笑臉的閃開,即便我婚後她偶然來我家探訪小住的時候,我也都撒嬌要她下廚煮我愛吃的菜給我吃,這一切在媽媽昏迷後我就知道屬於她留給我的味道從此得封存在記憶裡了。 

我還記得每回媽媽總會在我要北上時,準備我愛吃的炒香菇和豬肚炒酸菜金針菇,並且分裝了好幾小袋方便我一次取用,生怕我不知節制一口氣全吃光鬧胃疼;每回我放假回家做大爺時,睡醒後她早已從市場回家買杯奶茶、買隻玉米還有一大袋柳丁讓我剥著吃,這些她以為我愛吃每每都會幫我準備,其實不是的,我並不特別愛奶茶或玉米,我愛是因為這些全是她買的。 

我也曾經試著照她教我的方法炒香菇,但味道總是不對;我也試著問自己要留下什麼拿手菜讓我的Ariel珍藏,想了半天卻沒有一道見得了人的食譜… 

A先生很愛唸我買市售包裝飲料,不過有一個他不會唸還會整箱整箱幫我備好,因為他知道那是他丈母娘最愛喝的苿莉蜜茶,現在則是他老婆最愛的味道。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