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爺爺,晚安

dady_0.jpg

孩子們的爺爺還是沒能撐過父親節,在八月三日的凌晨平靜的離開我們。

正好也是一年前,他動了一個十幾個小時的大手術,近八十歲的老人家,他與疾病對抗的決心絕不輸給年輕小伙子,結果雖不能由人,但他很盡力了,他很努力保持樂觀積極的態度,他很努力要讓自己好起來,他很勇敢迎向未知的高劑量治療,甚至在他生命最後二週已明瞭病情無法控制時,他仍然試著自己推輪椅,試著要找到一點還可以活下去的證據。


在他生病的這一年內我與他相處的時間比他的兒女都多,對於他的病我無能為力,能做的就是逗他開心,最後幾週反覆進醫院時,我總笑著對他說:你就想聽漂亮的護士小姐叫你伯伯,那還不簡單,趕明兒我也去買套護士裝在家裡叫你伯伯不就行了嗎?我還記得他被我逗到笑的咳出聲來了。

我想沒有人不喜歡他的,醫院裡每個護士都喜歡他,伯伯長伯伯短的叫不停。如果我說我公公還做飯給我吃,保證一大掛媳婦兒的眼珠都會掉下來。

他就是這樣一個好人,我們最後一次住進醫院時,我告訴他我好羡慕他,沒有一個人不喜歡他,他在每個人的心中就是那麼的好,我要三世修來的福氣才可以做他的媳婦兒。

他離開的那天晚上,我們和三個小孫子都在醫院陪他,夜裡十點多,我哄三個小孩在陪病床上睡了,睡前我們抱著三個小孫子就像每天一樣,一一和爺爺親親說晚安。他意識很清楚只是已經不能做什麼反應了,我在爺爺耳邊輕聲說:孩子們都和您說過晚安了,您也安心睡個覺,醒來後您就可以和曾奶奶相聚了。

他很平靜的離開,孩子們在一旁正睡的香甜。

晚安,爺爺。晚安。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