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背影


看著留下的你,我終於確定先走的,是幸福的


沒想到我開始有空帶孩子們回鄉度長假時,媽媽早已不在了。

面對媽媽不在的事實,我總是少了回鄉的動力,但又覺得就是因為媽媽不在了,才更應該要多維繫與兄姐的相處,讓老爸可以多跟外孫們相聚,所以就開始了寒暑假回鄉小住一週的默契。

孩子們在一起總是熱鬧,尤其是老大和幾個表姐開始有了姐妹們的竊竊私語,一起寫寒假作業,一起畫圖,一起洗澡,一起睡,我也跟著放起寒假,過了週不用面對一屋子家事的生活。

帶著去表姐們的學校玩,阿公的菜園就在學校旁,老爸把田地照顧的極好,一畦畦分門別類地種著茼蒿、蘿蔔、玉米,香甜的木瓜也很專業地用網袋套著,哥也種了株玫瑰,花開了摘二朵放在媽媽相片前。

去寺院裡看了媽,小小的格櫃裡也熱鬧著,二旁擺著哥遊北海道寄回來的明信片,小孫子們作的卡片,還有幾張家人們的合照,看起來很像是家裡的一個角落,聚著一堆回憶的角落。

所以我一直覺得為什麼骨灰不能放家裡,如果家裡可以儲放洋酒,展示香水,放一罈骨灰也不會比較佔位子,用個美麗木盒裝飾,看起來就像是包裝精美的月餅或喜餅禮盒有何不可?

當然沒人同意我這古怪的念頭,老哥和老公都曾委婉笑著對我說:不好吧。所以我們還是這樣每趟得跑到山裡去看媽媽。

那是個很棒的地方,在媽昏迷的幾天裡,我和哥跑看了好幾個地方後選定的,除了面山環境優雅外,這個寺院一塵不染簡約肅靜,就像媽媽一樣。

感覺好像媽媽到了山中院裡修行,每次一車子的人到院裡看她,陪她吃吃飯,看孫子們在草地玩,只是天晚了,她還是留在那兒,沒跟我們下山。

看過了媽,爸一直唸著想回高雄,我們就又一車子人開回高雄去住了二天,爸想留著多住一會兒,也都由著他。

只是坐哥的車離開時,看著老爸一個人跟我們說再見,一個人挪機車,一個人關鐵門。

那不很久的以前啊,每回離家北上時,還有個媽媽和老爸一起,一個負責叨唸著我車要開慢點、東西得分批吃、到台北記得打電話告訴她。另一個刁根煙,邊整理庭前,邊酷酷地揮手。

現在這些事兒,一半沒人做了。

夜色中,看著留下的老爸,我終於明白,先走的,是幸福的。

留下的那個,未來都只有過去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