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關於這些那些

paris_0

年紀大了,過生日開始走療傷系風格。去年生日前失去了媽媽,而今年失去了什麼…

比較明顯的是失去了語言能力,開始寫的多而說的少。


失去媽媽是很明顯的主因吧,我幾乎是無法開口跟任何人談媽媽的事,公司內我直接下令不准任何人跟我提,家裡面A先生很清楚我的個性,他知道不提比提對我好,婆婆曾經有一次忍不住心疼我將我抱入懷中,但我完全無法反應,只好應付性地敷衍了她並轉開話題,但我心底是感激她的。

我想我比其他人好一點的是,我尚有能力把滿滿的思念一直寫一直寫一直地寫出來,而藉由文字的釋放會讓我覺得不至於崩潰成瘋,但埋在心中那些無法透過文字承載的甚至是我連想都不願去想的,只怕一想就鑽進了死胡同再也出不來。

跟十幾年沒碰面的朋友久別重逢,時間很殘忍,感覺恍如昨日卻是紮紮實實的十幾年經過了。

寒暄還算簡單,接下來卻困難了。
失去聯絡的這十幾年三言二語帶過,但畢竟已是呎尺天涯。

從失去小蕙子的那天起,天空對我有了不同的意義,我再也不能只是燦然地仰望天空,那是她墜落的起點。

從失去媽媽的那天起,生日對我有了不同的意義.我再也不想費心計畫如何度過,那是我孤單的開始。

而這一些恐怕都是必然,朋友會離去,人會老去,我再不願都要學會微笑以對。

所以我很努力在學著,像綠芽那樣奮力地朝向陽光大口呼吸著。

學著懦弱一點,依賴一點,愛哭一點。

當我有一天可以開口談的時候,我應該就可以畢業了。

真糟糕,那天跟A先生講這個版要走雅梨瑩的優雅搞笑風格,但又忍不住blue了起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