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鬼怪的紅圍巾

把所有衣櫃裡的衣物全攤在眠床上,一眼就看見那條有著流蘇的紅圍巾。

媽媽很愛打毛線,給自己和我們打了帽子、圍巾。她只用鈎針,勾的就那幾種簡單花樣,還曾經配上網狀塑膠正方形織片串成提包分送妯娌們。

我們都離家讀書的那些年,媽媽的日常再也不用為我們團團轉,織毛線打發了些許的無聊時光,無意帶回的拼圖似乎也引燃了她的興趣,牆上一幅幅配了框褪了色的拼圖伴她度過思念孩子們的歲月。

忽然空了的人生,她跟著我看瓊瑤的小說,一本看完讓我去圖書館幫她再借一本,就這樣一個小學沒畢業的她也看完了所有的瓊瑤作品。

天底下的爸媽有很多種樣子,她是會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的那一種。

試著捨得用些好東西,讓生活有品質,試著培養興趣讓日子不無聊,試著看女兒愛看的書,而不只是看不動腦的肥皂劇。

“媽跟妳去北海道時,有去泡湯嗎?”

“當然有啊!”

“她那麼保守,居然會答應?”

會耶。

我們講什麼,她都會聽。

是個好乖的老人。

其實,她還沒有變成老人,就走了。

回頭看看身邊這些不聽話還在頑強抵抗的老人們,就愈想念善良又可愛的她。

頑固的老人總是讓我狠不下心下不了手。

老了還要讓人規定這個不准那個,我好像也只能走撒嬌這一套讓他就範。

疲累地清出了好幾大袋,但又似乎一事無成。

不願還想留在這裡的他,環顧四週除了必需品什麼都沒有。

他說衣服不要折,會有折痕。

想想我又把媽媽的洋裝一一掛了回去。

起碼打開衣櫥時,還能數著她愛穿的這件那件。

圍巾我帶走了。

台北冷的很,這我還用得到。

這個年紀還能擁有一條媽媽織的紅圍巾,不可以哭的。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