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1】邊界

我以為我的極限到這裡了。

 

 


德里的第五天,沒有找伴沒有找車,想看看自己可以走到哪裡。

像是被縄栓住的狗,以飯店為軸心繞著跑,看這條縄能扯多長。

沒那麼怕傳說中的印度,看到街邊孩子們賣的餅還很想買來嚐嚐,但只是想想而已。年紀大了怕麻煩,那些來開會一百隔天只餘五十人的傳說,也是要放在心上。

沿途男子是很愛打招呼,邋遢男見多也不怪了。我總是能釋放出不好惹的訊號,所以沒有那些無謂糾纏,反而還能有幾次愉快的交談。

上路我就是個外星人躲也躲不掉。有回我專心捕捉樹上猴兒身影,終於錄好影像一回頭,大概有七八個印度男子排成一團高低有序勾肩抱胸正盯著我,只差沒搬板凳嗑瓜子了。

那一幕自己回頭時嚇了一跳後笑了出來,他們也沒惡意,我許是他們無聊生活中的小小調劑。

然後走到了公路的轉彎處,一個、二個、三個邋遢哥正貼著牆邊放水流…

回頭看著路邊雜草堆裡那二頭野豬…,差不多夠荒涼了,猴子、野豬、蠻人都齊了。

縄子差不多到緊了,回頭吧。

走到邋遢哥貼過的牆邊拍下了我自劃的邊界,原來是條鐵路。

其實沒有走多遠,看著臨鐵道的路似無雜人也算筆直,即便荒涼應該也能安全走到路的那頭去看看。

到了路的那頭,看了指標,往飯店的方向看來是安全無虞的學校文教區,另一邊就是剛剛杵在那裡過不來的那條公路。

心會往哪邊走?

再往前試一下吧。我一向小心謹慎,苗頭不對就立刻撤退,就是條公路還能怎樣。

這二條路的交會處,就是二個世界。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