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睛】家政婦的小確幸

繞著凱達格蘭大道1號的圍牆一圈又一圈,我享受著這台北街頭樸實的靜好。

 

早上踩著我的菜籃車到街頭去換股票贈品,有些不給換得跑到西區大本營才能領;陽光出來了,把車龍頭一扭,走吧,走吧,東區到西區也不是太遠,曬曬太陽吧。

紅格子衫、短褲,趿上平底夾腳拖,隨手夾的馬尾,沒擦防曬沒袖套也沒帽子(我本來只打算到巷口的),駕著我的愛駒往總統府前進。


這台才是我的啦,我很愛這台,它會說話喔,奇哩喀隆的,遠遠的行人就會聽到有車來了,隨處停免上鎖多麼世界大同啊。


仁愛路又綠又寬敞,踩著輪轉著,這滿天的綠多美好啊。

我哼唱著滑過騎樓賣水果的小販,燒餅店飄來一陣烙香,進巷口的小7補了咖啡隨行杯,如果有世界最便利最安全城市,我要投台北一票。

然後,等紅綠燈的街口,這裡,不是京都,是台北的角落。

台北青少年育樂中心旁,百年的歷史遺跡,是日本曹洞宗永平寺和總持寺兩大本山台北別院,現場現在只餘這座鐘樓。

1993 年 拆掉了襌寺改建成青少年育樂中心。唉…

 


 續前行,我扔了車,潛進這耀黃又斑白的台大二號館。

今天遇見的第二個百年建築,這裡改成人文博物館,門口懸掛著醫生誓詞:「當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那誓詞是如此莊重嚴謹地立在門前,我本想拍下來,但直覺拍不出那樣之於我的感動。我一直認為每個人從事每個職業時,都不會只是份混吃領錢的工作而已。公車司機服務大眾的快樂不會比市長小,忘了本念的人,再回來看看誓詞重新找回你該有的使命。

 

 

凱達格蘭大道之前叫介壽路,離我之前混飯吃的地方很近,離開後再回來,次次都覺得怎麼以前都忽略了。

門牌1號不是總統府,是台北賓館,每回走過習慣了它的圍牆,從來也沒想過去看看裡面是什麼地方。這回慢慢騎著繞著,這牆好有味道,肯定是今天遇見的第三個一百年。在門口探頭探腦了一會兒,什麼也看不見,開玩笑,阿根廷的總統府都去了,台北的舊總督府我可得要找天來逛。

然後把車停在二二八公園(我還是喜歡新公園的舊名),以前工作空檔想散心時就會來新公園裡晃晃,年輕時只留意它特別陰柔的部份,現在眼界寬了,就覺得之前真是不懂事,怎沒多用點心來品嚐它的韻味。

十幾年前天天穿越土地銀行的長廊只趕著上下班,偶爾還擔心危樓會掉二片花磚砸頭砸腳,現在想想那不正就是我嚮往的生活片段?所以我應該要想辦法去應徵土銀的警衛。
 


我駐足數望著土銀外牆雕飾和樑柱痴想著:今天遇見幾個一百年了?西區不只有西門町和龍山寺。

喜歡與台北這些角落相遇。

歐洲很亂、金融很慘,跑車看看就好。

重要的是,日子裡依然有小美好。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