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耳朵】江蕙祝福演唱會

 2015年九月,唱了一輩子歌的江蕙,選擇轉身離開舞台,從此不再公開演唱。

(相片來源: 聯合新聞網寬宏藝術提供)


 
自從麥可、惠妮說走就走後,我對相關的娛樂支出就放寬隨興了,趁喜歡的歌手還在山頭上還能唱,就買票去聽,未能如願朝聖鳳飛飛的遺憾我不想再來一次。

所以放在心頭上的還有陳奕迅、林俊傑、五月天、費玉清和江蕙。才這麼想著時,江蕙就說不唱了。

江蕙一說封麥,那是何等大事,全國為了搶演唱會門票而瘋狂,年輕人在電腦前搶票孝親,阿公阿嬤不會用電腦的就到售票窗口排隊等候,我每天中午到超商搬了板凳不斷重按機器,一張票也沒買到。正在失落時,好姐妹搶了二張票來給我。

於是八月十五日,來到台北小巨蛋與二姐初相見也是說再見。

江蕙唱歌四十幾年,1981年錄唱第一張日文唱片,演唱會開場前懸掛的畫框螢幕切換著她出道以來的各張專輯造型,一幕幕回顧著也是個小型的中國女星造型史,就在大家輕鬆笑看著昔日老土的造型中,演唱會準時開始。

開場曲是台灣唯一百萬紀錄的台語專輯,1992年各大行業業務從業人員上KTV必點歌曲: 酒後的心聲

這是我有始以來買過最貴的票,想當年看華健台幣3600就坐第十排,二姐3800的已經排到山頂上@@ 。讓我們來看看B1特區的票有多遠….

有沒有看到聚光燈下那依稀的人影江蕙已經是站在一個升高的平臺上了喔,我連她全身的輪廓都看不清楚…

以往特區的票看舞台時頭要抬得老高,二姐為了體恤老人家,還特地把地板墊高好讓大家的項頸不會太僵硬,但有一好沒二好,因為整個視線太平,座位沒有明顯的層次區隔,所以前面的人頭特別多又特別擋視線@@

好華麗又遙遠的舞臺啊…

陳鎮川不愧是第一把交椅,時而華麗、時而迷離的舞臺效果非常吸晴,這組是像少年Pi的電腦動畫,江蕙在動畫築成的巢中,螢光白的海中生物在天空悠遊,最後幻化成翅膀。

現場的魅力就是這樣精采。

這次演唱會的歌單一出來,許多人都對近一半冷門不熟的歌曲傻眼,既然是告別演唱會,想像中應該是萬眾K歌大會,歌不熟是要怎麼Hi? 所以我還特別先按著歌單找歌來聽,不聽還好一聽更是覺得難怪這些歌是冷門歌,聽起來實在不怎麼樣。這幾首歌《再相會》《啊!愛情》、《我愛你》、《放抹開》,她放在開場第一個段落。

本來對這幾首不抱期望,沒想到現場聽和從網路上抓來聽的原版感覺完全不一樣,重新編曲和演奏風格調整後,完全沒有舊時的俗味和過時的舊調;而且二姐在後幾場有換唱我很愛的《無言花》,本來以為會不夠熱的開場,完全沒有這個問題

第二個段落,安排的是她要唱她喜歡的老歌給歌迷聽,她怕這些歌會失傳,在她退隱之前,她要在這個屬於她的舞臺隆重介紹這些歌曲,向老歌致敬。

多數是民國四、五十年的老歌: 1947年《苦戀歌》、1948年紀露霞《思念故鄉》、郭金發《溫泉鄉的吉他》、1951年文夏的《飄浪之女》、1965年張淑美《難忘的鳳凰橋》。這些歌,我連原唱都沒聽過。但透過江蕙的歌聲,帶我回到母親的少女年代。

第三個段落是江蕙早期的成名曲,當《惜別的海岸》第一個海鳥音一出後,全場立刻切換到KTV模式,只見前後左右的阿公阿媽伯伯阿姨全都搖頭晃腦跟著大聲唱合。

段落之間浩角響起輕鬆逗趣的主持、優人神鼓、探戈舞群和特別來賓都很稱職的串起轉場。

二姐25場封麥演唱會,大部份的場次都有邀請特別來賓,我們這場來的不是天王學友、不是天后阿妹,是一直被誤會跟江蕙合唱雙人枕頭的王識賢,而這一誤會就是二十年。二十年的今天倆人第一次合唱也是最後一次合唱。

特別來賓引出來的是一連串多角度的女人情歌,最後收在男女必點對唱的《傷心酒店》,做為這個段落女人心事的最後告白。

情緒由對小情小愛的看開,轉折到對家庭的珍惜呵護,《憨阿嬤》、《阿公的眠床腳》、老婆唱給老公的《頭仔》、人夫界的國歌《家後》,都在呼喚著一種互相包容體諒不離不棄相互包容的家庭價值。尤其在江淑娜一句一句訴說著對二姐選擇離開的不捨、尊重與祝福,真摰感人相挺到底的姐妹情誼,很動人。

我有一個姊姊,從小就很愛唱歌,也很會唱歌,但是她從來沒有想到老天爺給她的不只是唱歌的天分,也給了她很多唱歌的責任。

唱歌唱了幾十年,小的時候她很用力的唱,很專注的唱,她希望用唱歌撐起我們這一個家,但是沒想到長大以後,她的歌聲撐起了台灣無數的家, 也聯繫了無數家庭的愛。

她的音樂讓人跟人之間聯繫得更緊密,她的歌聲讓害羞的台灣人有了表達愛的方式。

她在歌聲中扮演很多角色,她幾乎唱遍了家裡每個角色的心情。

就像知足的『家後』,安靜的『頭仔、疼孫的憨阿嬤』,『 阿公的眠床腳』還有那一陣子欲養而親不在的『落雨聲』。

我常常問二姊:「為什麼這麼多歌裡面沒有一首歌是在唱你自己?這時候的二姊就會用一個我稱它為經典的表情,什麼表情呢?」

那就是皺眉頭翻白眼瞪著我說:「請問哪一條不是我的歌?」我仔細的研究了一下,有耶!的確有兩首歌是在唱她自己,譬如「當時欲嫁」還有那一首「歹逗陣」。

對我來說,她的身分早就不只是姊姊了, 在家裡,她就是我所有軟弱的依靠, 她就是我所有任性的出口,是我勇敢的原因,阿公、阿嬤、阿爸、 阿母……在這麼多年以來,對我來說,都是二姊。

出了家門,工作夥伴甚至歌迷大家一樣叫他二姊, 我想原因很簡單,因為聽她唱了半個人生的歌,她早就也成了大家家裡的一分子了。

也因為你們這一聲「二姊」,我願意和你們分享擁有這個姊姊的幸福,我知道她不是我一個人的,二姊她是台灣人的二姊,我替她感到非常的驕傲。

但今天我想對你說:「二姊,如果你累了,想休息了我會在家裡等你換我讓你撒嬌,聽你發脾氣讓我照顧你。」(江淑娜)

天燈冉冉預告著演唱會到了最終章,二姐娓娓說著她一路走來最後做了告別歌迷這個選擇的心情,從《遠走高飛》、《祝福》、《風吹的願望》,《甲你攬牢牢》都是她的心情告白,她對歌迷們有滿滿的不捨,但這一次她有自己的決定,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也把祝福送給大家。

在《幸福的溫度》歌聲中,她步入緩緩上升的台階,天燈垂落之際,帶著全場歌迷的掌聲與不捨轉身離開。那個時刻和場面很懾人,情緒的張力恰如其份精準地來到一個滿溢點。

在我曾經聽過的幾場演唱會中,江蕙這場告別演唱會無疑是主軸概念、視覺設計、舞台效果和服裝造型都相當精采幾乎完勝的一場,尤其是她零瑕疪的演唱功力完美無可挑剔。

這是一場從幕前到幕後非常專業(除了賣票的以外)的完美呈現,台灣歌壇劃時代的巨星,用最完美無懈可擊的一場場演唱會,跟她心愛的歌迷們說再見。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在某個路口遇見妳,我不會喊妳阿蕙,也不敢叫妳二姐,我會對妳點頭微笑,然後問妳一句: 小姐,需要幫忙嗎?

祝福妳。

江蕙「祝福」7.25歌單
《酒後的心聲》
《再相會》
《啊!愛情》
《我愛你》
《無言花》
《放抹開》
《斷腸詩》
《思念故鄉》
《飄浪之女》
《苦戀歌》
《溫泉鄉的吉他》
《難忘的鳳凰橋》
《你是我的生命》
《惜別的海岸》
《不想伊》
《你著忍耐》
《感情放一邊》
《我愛過》
《無邊無岸》
《心狠手辣》
《苦酒探戈》
《你不識我》
《夢中的情話》
《秋雨彼一眠》
《愛著啊》
《傷心酒店》
《憨阿嬤》
《阿公的眠床腳》
《花香》
《頭仔》
《家後》
《遠走高飛》
《祝福》
《風吹的願望》
《甲你攬牢牢》
《幸福的溫度》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