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3】Paris in my eyes

厭煩了要照著旅遊指南,要先查好地圖路線去旅行。

 


身為一個老女人,若說要學得什麼值得傳家的人生智慧,那應該就是坦然二字吧。

坦然拎鞋赤足走在石板街;坦然曬著烈陽數著樓階;坦然面對誤判輕信的錯誤,坦然接受這旅行中一切的好與壞。

能出門去玩哪有什麼壞的啊?怎沒?找不到路、買錯票、下錯站、忘了東,漏了西,誤了這個點、失了那個先機,諸如此類,多著咧。

但能出門總是好,所以壞的也是好的。

人生坦然些,容易過。

年歲過了四十,不敢說什麼千帆過盡,但旅行的興頭也早已不復年輕時那樣熾熱了。

沒想過要坐在左岸那些名聲赫赫的咖啡館,總覺得騷人墨客的魂魄該被觀光客給嚇得蘯然無存了。只在餓慌了的下午四點,進了陽光灑灑的河岸咖啡館點了盤熱義麵和一大杯在地啤酒。

也沒那麼清高,管它風寒腿殘,硬是要穿輕薄洋裝和跟鞋,耍著專屬電梯通行無阻的特權,上那鐵塔如女王般360度無死角地賞閱巴黎。

鐵塔上的米其林餐廳,美好的一整個下午。

這一天,基本上都繞著鐵塔轉,上上下下正面背面,直到星光閃閃。

會閃閃發光的地方很多,深夜裡還車水馬龍著的香謝麗舍大道和凱旋門。

還有終於拜見的羅浮宮。

巴黎有很多屋頂可以看市區,且隨我上老佛爺百貨公司涼快。不蓋你,一個人走了整天的路,閃過LV專櫃排隊的人潮直奔頂樓晾我紅腫的腳指頭,找了張椅拿出我的午餐享用,那真是一個人在巴黎最輕快的時刻。

河左岸阿拉伯文化中心的頂樓也很讚,可以看到整個聖母院。

還真忘了,因為自己拍自己時,把心愛的小相機給摔了,那也是壞事一樁。

但有壞就有好,好處是,知道了那款三腳架不窂靠,以後再也不用了。

然後,相信嗎?居然可以在羅浮宮獨享一整個廳!混在嘈雜人群之中對我而言實在很難感受到藝術的美好,就算是蒙娜麗莎的微笑又怎能分辨出真心還是假媚?但沒料到堂堂羅浮宮,我居然能有這樣獨享整個廳的片刻,能夠一尊尊一櫃櫃細細觀賞,那真是大滿足啊。

對,我討厭人多。所以別想要我排隊去買名牌精品。開玩笑七個一百元的爆漿紅豆餅我都不肯排了,還一個好幾萬的皮包?有緣就買,沒緣就算了,要老身排隊捧著鈔票帶著護照去登記購買,又不是逃難,免了;老身經過時看看熱鬧就好了。

景點也是,人一多我就失了興緻。所以那天隨路隨性轉進一間小教堂拍到的畫面自己都很感動。你們看不到那修女和信徒那麼全然託付仰望的眼睛,那都在我的記憶裡。

有時候一個國家走到這種地步,自己也是要負很大責任,比如我遇到的公單位人員幾乎都是懶散差勁不負責任,每個博物館都很愛裝模作業請一堆保安檢查背包,但從來沒有一個是認真在檢查的;人工售票的窗口總是大排長龍,而那些白人旅客似乎早就習慣順受著這一切;但人笨機器更笨,被台北慣壞的我總是想念台北區公所的茶、醫院的義工、銀行的快速、什麼都能賣的郵局和捷運的暢快。

在台灣,有一種當公民和消費者的理直氣壯。

但法國人變友善了,不再那麼趾高氣揚把下巴蹺到屋頂上,不再那麼倔強地不願吐一句英語,雖然是很制式保持距離禮貌的淺笑,但算是會笑了。觀光景點和地鐵也沒我聽說的那樣恐怖,走來走去的那幾天裡就像在台北一樣自在,只是沒有辦法應付總是找我問路的其它遊客,我看起來有那麼像在地的嗎?

廊街裡的午餐時光,座位就這樣當街架桌掀巾擺放,這不就是台北的城中市場嗎…

許多美麗古典的廊街。

在巴黎的日子裡,我結結實實走過一座又一座的橋,漫步在夏末秋臨的塞納河畔和石板巷弄間。

也許是迷途,我走過許多無人煙的靜道。

也許是迷途,郵局前這條廊卻是我極愛的一隅。

廊街裡舊書商的木箱比河左岸的書攤更令我回味。

所以,不要去找我的郵局,不要去找我的廊街,我的感動不一定會是你的感覺,也許對你來說只是爾爾。

你要去找屬於你的巴黎。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