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Capernaum 我想有個家

「我的生活像是一坨爛泥,比我腳下的鞋子還要骯髒。」


片名Capernaum 迦百農是地名,上帝開始傳道的地方,如今已成廢墟。

黎巴嫩電影說著此時此刻世界的角落,一樣是人,他們的人生與我們截然不同。

12歲的你在做什麼? 貝魯特貧民窟裡的贊恩,每天和弟弟妹妹們上街頭賣果汁,一家人擠睡在破爛狹小的租屋處,每天得使些偷騙技倆才能圖溫飽,家裡年長些的哥哥們都在牢裡,可預期的這也會是他的未來。

但他哪能想未來呢?眼前他只想保住妹妹,不想她像其他同齡的女孩被家裡賣了,但終究沒能保住。

憤憤不平的他離家而去,努力都找不到一份有口飯吃的工作,走投無路的他遇上了來自衣索比亞的非法移民拉希爾,自己都快活不下去的拉希爾,沒想太多地就收留了贊恩。

我好喜歡拉希爾無意在工作時發現了躲在旋轉木馬上的贊恩,遠遠看著他搗蛋時忍不住笑了。
救不了妹妹、找不到工作、沒有地方住、沒有錢買食物吃,不如意的贊恩把木馬上泥塑女神的襯衫拉開,那就是個屁孩會做的事,那時他才真真正正是個12歲的男孩。

拉希爾自己的煩惱才多啊!非法移民的日子怎麼會好過,更何況她還生了一個寶寶,每天她都把寶寶尤納斯藏在菜籃拖車裡帶去工作,為了怕被人發現,尤納斯白天都被放在遊樂園女廁裡喝奶睡覺。她給贊恩一口飯吃一個地方住,贊恩可以在白天幫她照顧尤納斯。

這應該是贊恩最無憂無慮的一段時光了。尤納斯從一開始抗拒和媽媽分離,到後來接受了贊恩的存在。照顧尤納斯填補了不能保護妹妹的那份缺憾。拉希爾拼命想找出可以有個身份光明正大和尤納斯活下去的方法,但黑市偽證的高額開價並不是她能負荷的,身心所承受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幾乎要將她擊垮,但她從未將這些情緒轉移到家裡,還想方設法從遊樂場的餐廳把客人吃剩的蛋糕偷渡帶回家,插上蠟燭為尤納斯慶生。

別說生日了,贊恩的爸媽連他今年是11還是12歲都搞不清楚。

拉希爾決定放手一搏,她到市場打電話跟衣索比亞的媽媽說她不能再寄錢回家了,然後遇上了警察搜查,她被關在收容所,同伴們警告她千萬別說出她還有個孩子,孩子一定會被警察帶走。

看盡世事的贊恩從拉希爾出門時就已查覺氣氛有異,他發現拉希爾把所有藏的錢都帶走(贊恩一直都知道她藏錢的地方),只能等待拉希爾回家的他,用盡方法餵養安撫尤納斯,但一天天過去他實在撐不下去了,於是他搶了社區小孩的滑板綁上大鐵盆自製了個嬰兒拖車,帶著尤納斯上街去找拉希爾。

遍尋不到拉希爾,他只能用他父母的方法來養活他和尤納斯,拿著一張止痛藥的處分箋到藥房編謊取得藥品再製成毒飲到處販賣換錢,一個12歲的小孩拼死拼活跟黑道混混打交道,看著他走到哪兒都拖著尤納斯,以他小小的身軀捍衛著尤納斯,他要做到他父母做不到的事,他想著存夠了錢他要帶著尤納斯去歐洲好好過生活。

某天他帶著尤納斯回家時,家門被換鎖了,所有的東西都被丟出來,他慎怒地砍砸門鎖但終究是徒勞,錢沒了、夢碎了,他放棄了。

他把尤納斯交給黑市人口販子,人口販子給他一筆錢並答應會給尤納斯找個好人家。而他自己需要一份可以證明身份的文件,任何都行,這樣才能遠走高飛離開這裡。

於是他回家翻箱倒櫃想要找張屬於自己的文件,但什麼都沒有只得到妹妹的死訊,這消息令他崩潰,他抽了把刀瘋狂衝出去砍了那害死他妹妹的人。

媽媽到監獄裡探視被判了五年徒刑的贊恩,告訴他上帝關了一扇門一定會開另一扇窗,她又懷孕了,贊恩很快就會再有一個妹妹,連名字都一樣。

「我的心好痛,我為妳感到羞恥。」贊恩站了起來離開會客室,站上法庭。

「我要控訴我的父母,他們不該再生小孩了。」

法庭上,贊恩的父親說:「人們說要生兒育女人生才完整,說孩子是未來的希望,但他們讓我累得半死、也傷透我的心。說到底我當初根本就不該結婚,現在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和痛苦。」

「大家都是這樣養小孩的,我也是那個年紀就結婚生小孩了。」

電影一開始,贊恩的妹妹也不覺得她這個年紀結婚有什麼不對。

底層無光的生活無限輪迴,電影上流社會裡還會想方設法混入上流社會,贊恩家只能靠孩子們去街頭賣可憐過活,爸爸不是躺著就是打小孩,一點努力都沒有,連跟著孩子一起去賣、幫忙準備原料的片段都沒有。

生活再困苦,拉希爾用盡力氣謀生存,尤納斯是個掛滿笑容人見人愛的胖寶寶,媽媽抱著他唱歌、為他過生日,孩子都應該這樣長大。

即使贊恩只能模仿父母謀生的方式攢錢,最終不得不棄養尤納斯,但他仍為尤納斯安排好歸宿之後才離開。

周末陰雨的午后,挑了這部片看,類紀錄片似的影片風格看似冗長沈悶,但卻又令人坐立難安,你以為窮人家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就是這樣拉拉扯扯的怎麼都踢不開,愈窮困的地方愈髒亂,場景在貧民窟實境拍攝,讓人不可思議怎麼能這樣過生活?

新聞才正熱議著一椿承受不了生活壓力身心俱疲的單親媽媽帶二名兒女尋死。生活從來都不好過,和樂融融的家庭也不是老天恩賜才衣食無虞,不是誰命好誰命不好,命都是自己活出來的樣子。

我欣賞片中對真理沒有太多詭辯來回,從來都是直球對決,當父母親在庭上說他們多愛孩子時,法官說: 你連他是11 還是12 歲都不知道?媽媽說: 贊恩只是犯點小錯而已。法官說: 你的兒子被判五年重刑, 你說這只是一點小錯?

愛沒有那麼多理由。錯沒有那麼多藉口。

這戲不太好看,不是不好看,是很花心力看,很多瑣碎的畫面交織了無奈悲歌,演員挑得極好,如果奧斯卡有新人獎應該可以頒給寶寶尤納斯,他真是史上最會演的寶寶,我幾乎要懷疑導演是真的找一對黑人母子來演戲裡的非法移民。

我喜歡結局導向,荒地仍有上帝眷顧。飾演勇敢終結這一切的贊恩,是導演在街頭找到的,他的本名就是贊恩,他本人沒有過過生日、沒有報過戶口,影片中的許多設定都是他的真實人生,也是許多貧民窟孩子們的共同寫照。他因為主演這戲成了影帝也引起世人對受難兒童的關注,更改變了他自己的一生,如今他和家人移民到挪威,導演本人在戲裡出演贊恩的律師,她說到做到,讓戲裡的贊恩和真實的贊恩翻轉命運。

本來想查這戲的得獎紀錄之類的,後來覺得又如何呢? 管它得不得獎,我覺得好看就好。

這電影 好看極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