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左手暫停新版

斷了,斷了,就這樣輕輕地斷了。


 



擦洗了廚房的紗窗、玻璃,由流理枱往下一跳,跳的那瞬間就知道不妙了。

本來就是個肢障者,還假裝年輕用跳的,左右腳在空中稍微地互勾,那就是周星星的經典畫面了。

摔落地的第一個念頭是:還好我有減肥,手要撐住的力量不致於太多。

趴在地上時冒出來的第二個念頭是:完蛋了,要出國了怎辦?

翻回正面劇痛哀嚎時又轉念一想:還好醫院還開著,趕快去看看比較妥當。

想辦法爬起身,試著動左手,不妙,無力會痛,看來没辦法開車去接婆婆。把午睡中的孩子們喚醒,告訴他們我的慘劇,叮嚀安排好後,打電話請小姑去接婆婆,此時左手劇痛伴隨著冰冷,腕處有塊三角形的隆起,我就這樣拖著一條無力的胳膊掛急診去了。

年前的急診室是忙碌的,來這兒的各個都有急症要處理,排了一會兒才輪到我,按傷分類後正要前往外科報到,就聽到下一位來急診的也是個在家中滑倒受傷的女士,只是她是右手我是左手。

二個同病相憐的人在外科門口聊了開來,手當然持續痛著,但我們除了等待也不能怎樣,那不如開開自己玩笑,轉移注意力來得好。

急診小醫生出來宣讀X光片的結果,一開口,我們二個再也笑不出來。

「謝女士,妳的骨頭斷了,而且很嚴重,要開刀。」

啥米!那位阿姨只是泡茶滑倒,就要開刀?我心都涼一半了。

接著宣判:「郭某某,妳的骨頭也斷了,但是没有到那位阿姨的嚴重程度。要打石膏固定,過年後回診看關節處的裂縫有没有凹陷。」

看著阿姨的小孩忙著處理住院開刀程序,人生處處都是葡萄與榴槤啊。

拖了很久才打石膏,我感覺整隻手愈來愈冰,忍不住就問了醫生,醫生拉開我的手掌一看又冰又黑,跟護士挌英文對談,說這顏色不對,我低著頭好像看著一隻假手,那感覺真是奇特,而且,我只想問醫生,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洗乾淨再上石膏?手臂上還留著打掃的污漬呢。

所以我這顆葡萄折騰了一晚就以如此這般面貌現於世。

手斷了的好處就是可以躺著做大爺,只是…年後就要出國了啊,我。

還有,章子怡的單手盤髮到底是怎麼弄,我試了半天還是無法一手掌握啊。

有其子的左手暫停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